<legend id="mskac"><i id="mskac"></i></legend>
<strong id="mskac"></strong>

    1. <legend id="mskac"></legend>
      <span id="mskac"><output id="mskac"></output></span>
    2. <legend id="mskac"><i id="mskac"></i></legend>

      <ruby id="mskac"><i id="mskac"></i></ruby>
    3. <ol id="mskac"><output id="mskac"></output></ol>
        • (010)84657853 84658665 84657900
        • mt@zgmt.com.cn
        • 北京市朝陽區芍藥居35號中煤信息大廈(100029)

        ★ 世界煤炭 ★

        蒙古煤炭工業發展趨勢

        王 妍,劉 闖,翟禹鎵

        (應急管理部信息研究院,北京市朝陽區,100029)

        摘 要 蒙古煤炭資源尤其是焦煤資源儲量豐富、煤質好、開采條件優越;同時,煤炭是蒙古最主要的出口資源,煤炭出口極大促進了蒙古經濟社會的快速發展。系統闡述了蒙古煤炭資源概況,煤炭生產、消費、出口情況,煤炭工業管理體制和政策法規,分析了蒙古煤炭工業的發展前景。蒙古煤炭生產以露天開采為主,露天煤礦產量占比達99% ,而且主要用于出口,并且幾乎所有煉焦煤都出口到我國;蒙古煤炭工業政策變化較大,近年來《蒙古國礦產資源法》等一系列法規的修改為煤炭工業發展創造了良好的環境;未來,蒙古將致力于鐵路等基礎設施建設,改善交通運輸條件,進一步擴大煤炭出口。

        關鍵詞 煤炭資源;煤炭出口;管理體制;政策法規;發展趨勢;蒙古

        蒙古地廣人稀,自然資源豐富,是全球礦產資源儲量前10位的國家之一。長期以來,蒙古推行“礦業興國”戰略,采礦業是蒙古的基礎性支柱性產業,約占蒙古GDP的1/4,在蒙古國民經濟結構中占據重要地位,對經濟發展起到舉足輕重的作用[1]。

        煤炭是蒙古最主要的出口資源,煤炭開采業極大促進了蒙古經濟社會的快速發展。蒙古是全球煤炭資源最集中、最豐富的地區之一,其煤炭資源豐富、煤質好、開采條件優越,是世界上最適合露天開采的煤炭資源國。同時,蒙古與我國陸路接壤,幾乎所有的煉焦煤都出口到我國。我國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煉焦煤進口國,是蒙古可以依賴的煤炭單邊出口市場。

        1 煤炭資源概況

        蒙古是全球煤炭資源最集中、最豐富的國家之一,煤炭總儲量約占世界已探明煤炭資源總量的10%。蒙古煤炭資源賦存淺,目前99%的煤炭產量來自露天煤礦。蒙古煤炭有4個成煤期,煤炭資源賦存在石炭系、二疊系、侏羅系和白堊系的煤系地層中。根據BP統計,截至2020年底,蒙古探明煤炭儲量為2.52 Gt,其中次煙煤和褐煤1.35 Gt、無煙煤和煙煤1.17 Gt[2]。

        蒙古煤炭資源在該國各地均有分布,并主要分布在北部區、南部區、東部區、西部區和中部區。其中,北部區和南部區煤炭產量最大,累計達全國煤炭產量的99%。蒙古現有煤礦數量約300個,分布在15個含煤盆地/含煤區。焦煤主要集中在南部區和西部區,靠近我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和內蒙古自治區中部邊境。褐煤集中在中部區,次煙煤集中在東部區,靠近我國內蒙古自治區東部邊境地區。蒙古南部戈壁阿爾泰含煤區的那林蘇海特煤田和塔溫陶勒蓋煤田,是蒙古重點打造的世界級煤礦區,距離我國邊境僅50~180 km,具有較高的經濟價值。蒙古煤炭資源特點如下所述。

        (1)煤炭儲量豐富、煤種豐富、煤質好。蒙古煤炭儲量豐富且煤炭品種齊全,有褐煤、焦煤、煙煤、氣煤等,幾乎涵蓋所有煤種。其中褐煤主要供本國用作動力煤,其他煤種則主要供出口。蒙古煉焦煤資源豐富,約占總儲量的35%,且多數為低灰、低硫、低磷且易選的優質煉焦煤,可滿足高質量冶金、精密鑄造和現代化高爐需要。

        (2)賦存條件良好、開采條件優越。蒙古煤炭資源的主要成煤時代為石炭二疊紀、侏羅紀、白堊紀和古近紀,各成煤期均有厚煤層形成,為相對穩定的內陸成煤環境。蒙古煤炭普遍埋藏淺,具有良好的開采條件,是世界上最適合露天開采的資源地之一。蒙古露天煤礦產量占全國總產量的99%,大部分集中于東部、中部和南部地區。但露天煤礦多處于偏遠地區,蒙古落后的基礎設施及煤炭開采技術設備限制了煤炭的開發利用,主要依靠吸引國外投資合作開采[3]。

        (3) 開發程度不高、基礎設施相對落后,煤炭出口受限。蒙古國內的礦業政策幾經修改,在保持國家要對煤炭資源控制還是吸引國外投資者的問題上持有不同意見,政策不穩定制約了外國投資者對蒙古煤炭投資的信心。同時受基礎設施,包括鐵路、公路、電力、通訊等基礎設施發展相對落后的影響,限制了蒙古煤炭資源的開發、生產和出口[4]。目前蒙古大部分已開發的焦煤資源分布在南部、靠近我國內蒙古地區,由于鐵路運力不足,出口到我國的大多數焦煤需通過長距離的公路運輸,大大增加了物流成本。

        2 煤炭生產與消費

        2.1 煤炭生產

        自1990年以來,蒙古的煤炭產量總體呈上升趨勢。20世紀90年代,蒙古煤炭年總產量總體保持在5~6 Mt;2004年后,蒙古煤炭產量迅速增長,煤炭出口需求成為影響煤炭產量變化的重要因素。據BP統計,2011年蒙古煤炭總產量達到1990年以來的峰值32 Mt,其中超過66%的煤炭用于出口。2012-2015年期間受全球經濟放緩及我國煤炭行業處于低谷期的影響,蒙古煤炭產量連續4年波動下降,2015年煤炭產量降至24.2 Mt,較2011年大幅下降了近25%。隨著全球經濟復蘇和我國煤炭需求的強勢回歸,蒙古煤炭產量連續4年快速增長,2018年達到新的峰值54.6 Mt,比2015年增長了1.25倍,其中出口貢獻了70%以上的增量。2019年蒙古煤炭產量50.8 Mt,總體保持平穩。2020年受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影響,蒙古煤炭產量大幅下降,累計生產煤炭40.5 Mt,同比減少10.3 Mt、下降20.3%,如圖1所示。

        圖1 1990-2020年蒙古煤炭產量

        2.2 煤炭消費

        蒙古一次能源消費中煤炭占比超過90%。蒙古煤炭消費主要用于燃煤發電,其次為鋼鐵、化工等主要耗煤行業,另外居民取暖也消費部分煤炭。以2003年為分界點,2003年前蒙古生產的煤炭主要靠國內消費;2003年后,隨著蒙古煤炭產量的提升,在滿足國內消費基礎上,蒙古有富余的煤炭出口。

        2000-2008年,蒙古國內煤炭消費量為5~6 Mt/a。進入21世紀以來,蒙古經濟進入高速發展階段,2011年,蒙古10.7 Mt的煤炭消費量達到自1990年以來的最高紀錄。此后,蒙古國內消費量繼續波動上漲,2013年達到11.7 Mt。2014-2016年蒙古經濟增長再次進入下滑通道,煤炭消費量隨之波動下降,2014年煤炭消費量僅5.7 Mt。近幾年蒙古煤炭消費量又開始呈波動上升趨勢,2018年蒙古煤炭消費量高達18.4 Mt,是2014年的3.2倍,創歷史最好水平。2019年蒙古煤炭消費量下滑至14.2 Mt,與2017年14.7 Mt基本相當。 2020年,隨著蒙古煤炭產量的下降,其煤炭消費量也下降至11.8 Mt,如圖2所示。

        圖2 2000-2020年蒙古煤炭消費量

        2.3 主要煤礦情況

        蒙古煤炭資源礦產地375個,其中煙煤產地138個、褐煤產地237個。其中可供開發的正在開采的礦床(區)34個;在75個礦床中有煙煤礦床33個、褐煤礦床42個;在已開采的34個礦床中,焦煤開采礦區有20個,褐煤開采礦區有14個[5]。

        (1)巴嘎諾爾煤礦。該礦位于烏蘭巴托以東125 km,現使用俄羅斯、日本的重型機械設備進行生產,設計年產量為6 Mt,煤的發熱量為16.3 MJ/kg。該礦所產原煤絕大部分通過鐵路專用線運往烏蘭巴托最大的發電廠。該礦現為股份制企業,國家股占90%。政府將該礦列入全部私有化企業名單,按照政府的方案,該礦將有40%的股份通過招標形式轉為私有。

        (2)沙林格爾煤礦。該礦位于烏蘭巴托以北240 km,設計生產能力為硬煤2 Mt/a,煤的發熱量為16.3 MJ /kg。所產原煤絕大部分用于發電,供應額爾登特礦。沙林格爾煤礦也被列入全面私有化名單,目前該礦的國家股占80%,其中55%的股份正被考慮轉為私有。

        (3)新烏斯煤礦。蒙古第3大煤礦是新烏斯煤礦,位于烏蘭巴托以南240 km。該礦自1992年以來每年產煤0.5 Mt,設計生產能力為原煤2 Mt/a。煤的發熱量為11.7~13.4 MJ /kg,采區面積為391 km2。該礦附近還有一些儲量較小的煤礦,并且具有一定的基礎設施。

        (4)塔班陶勒蓋煤礦。南戈壁省的塔班陶勒蓋煤礦是世界上最大的尚未完全開發的露天焦煤礦,該礦煤炭水分0.6%、灰分22%、硫分0.5%~0.8%,發熱量20.9~23.0 MJ/kg,是優質的冶金焦煤,品質十分優良。東礦區埋深300 m以淺的煤層資源儲量、地質構造特征已基本查明,勘查可靠。主礦區劃分成8個開采區,其中一采區為省屬采礦區,其他采區屬蒙古能源公司管理。該礦初期生產規模為15 Mt/a,遠期將達30 Mt/a。

        (5)納林蘇海特露天煤礦。該礦位于蒙古南戈壁省古爾本特斯具東南34 km處,露天可采煤層為5號煤層,煤層厚53.3 m,傾角45°~55°,煤種主要為氣肥煤。

        3 煤炭出口

        蒙古政府發揮煤炭資源優勢,對能源出口貿易非常重視。我國從20世紀90年代開始大量進口蒙古煤炭,成為蒙古重要的煤炭貿易國,我國內蒙古自治區甘其毛都口岸、策克口岸、滿都拉口岸都是蒙古煤炭出口到我國的主要通道[6]。蒙古也借助我國經濟的崛起,依靠煤炭出口收入實現了國內經濟的穩步發展。

        我國是蒙古最大的煤炭出口國,2004年以來蒙古出口到我國的煤炭總量大幅增長,從2004年的1.6 Mt增長到2011年的21.3 Mt。2005-2008年,蒙古出口到我國的煤炭總量維持在2 Mt左右;2009年后煉焦煤出口大幅上升,尤其是2010年,連接我國和蒙古的重要通道——臨策鐵路的貨物運輸正式開通運營,提升了蒙古的煤炭運輸能力。2009-2011年蒙古出口到我國的煤炭總量分別為3.98、15.05、21.30 Mt。同時,蒙俄煤炭運輸鐵路專線也正式開通,大大改善了蒙古落后的礦產運輸條件,幫助蒙古將煤炭出口到歐洲市場,為蒙古煤炭工業的發展帶來了新出路。2010-2020年蒙古年均煤炭出口比率達到68.44%,遠高于2003-2009年均值30.33%。

        2012-2015年,受全球經濟放緩和我國煤炭需求下行影響,蒙古煤炭出口呈現波動下降,2015年降至不足15 Mt。2016年開始復蘇,煤炭出口量又呈現逐年快速增長趨勢。2016年蒙古出口煤炭26.29 Mt,2017年出口煤炭35.2 Mt,其中出口我國的煤炭總量高達33.99 Mt ,占當年蒙古煤炭出口總量的95%以上。2019年蒙古煤炭出口總量為36.6 Mt,較2018年同期增長1.98%;出口總額為30.74億美元,同比增長10.34%。2020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蒙古累計出口煤炭28.7 Mt,同比減少7.92 Mt,下降21.7%,如圖3所示。

        圖3 2000-2020年蒙古煤炭出口量
        與煤炭產量、消費量對比

        4 煤炭工業管理體制和政策法規

        4.1 管理體制

        蒙古煤炭工業管理部門主要是礦業部、礦產資源管理局和投資署。礦業部的主要職責是制定并執行與采礦部門有關的立法,政策和戰略,并在所有相關事務中向部長和政府提供信息、建議和支持。此外,礦業部還對部門政策、計劃、協調和政策執行情況進行監督和分析,以確保有效利用預算和投資并在部門內部進行協調。礦業部組織結構如圖4所示。

        圖4 礦業部組織結構

        蒙古礦產資源管理局(MRAM)是蒙古政府的執行機構,其職能是在制定政策時支持礦產資源的管理,提供必要的信息,并創造有利的環境以促進對采礦業的投資。MRAM還提供與勘探和采礦許可證有關的服務,以實施適用的《礦產法》。MRAM與其他政府機構在與采礦有關的環境問題上合作。礦產資源管理局組織結構如圖5所示。

        圖5 礦產資源管理局組織結構

        投資局(IMA)成立于2013年,旨在推廣和促進蒙古的商業投資,為投資者創造一個商業友好的環境,并協助國內外投資者在規劃投資整個過程中提供指導。蒙古投資局組織結構如圖6所示。

        圖6 投資局組織結構

        4.2 政策法規

        (1)《蒙古國礦產資源法》。該法的宗旨在于協調蒙古領土內與礦產資源勘查、勘探、開采有關的關系。早在20世紀90年代后期,蒙古為吸引外資就頒布了《蒙古礦產資源法》,在這部法律出臺以后,蒙古政府結合實際不斷地修訂和完善。2006年7月8日,修改完善后的《蒙古國礦產資源法》獲得通過,并于2006年8月26日正式開始實施,至今為止已經經歷了22次內容增補和修訂,越來越趨于完善。2013年之后,該法內容增補和修改建立在開放、透明、負責任的政府協調機制之上,以給投資者公平公正的對待為原則,新增加了相關的稅收優惠內容,確保投資者利益最大化,提升了經營合同的穩定性,大大增強了投資者權益的保護性,增強了國際競爭能力,奠定了礦業領域投資的吸引力。透過這部法律可以看到,政府參與度大大加強,之前有爭議的條款逐步清晰,在營造穩定的法律環境方面邁出了重要一步。

        (2)《蒙古國投資法》。該法的宗旨是在蒙古境內保護投資者的合法權益,確立投資權益的基本法律保障,支持投資,穩定投資環境,明確投資方面國家機關的權限和投資人的權利義務及協調與投資有關的其他關系。20世紀90年代后期,蒙古頒布了《蒙古外國投資法》和《蒙古礦產資源法》,吸引了來自世界各地的企業,尤其是我國企業的投資。但2012年6月,蒙古通過《戰略領域外國投資協調法》將礦產資源、金融、煤體通訊列為關系國家安全的戰略性領域,對外國投資者設置了嚴格的投資限制,導致外國投資直線下滑,政府財政赤字增加。迫于經濟增長壓力,蒙古于2013年通過了新《蒙古國投資法》,規定蒙古政府對待國內外投資商一視同仁,海外投資商投資前無需經過政府和議會審批可直接投資,取消了外商在蒙古投資比重不得超過50%的規定,對不同投資額和投資地區給予不同年限的穩定稅收優惠政策。

        (3)《蒙古國自然環境影響評估法》。該法的宗旨是保護自然環境,預防人類活動導致的生態失衡。該法本著對自然環境的不良影響最小的原則,利用自然資源,評價區域、行業范圍內執行的政策和發展綱領、計劃對各類項目開發過程中對自然環境的影響作出是否實施的結論和決定。根據該法的規定,礦山開發及與其相關的建設項目(如公路、鐵路等)均需進行環境評估。因此,需聘請蒙古具有環境評估資質的公司,對開發礦山及其相關建設項目將對環境造成的影響進行評估,并將環境評估報告提交蒙古自然環境部審批。

        5 煤炭工業發展前景

        我國作為蒙古重要的貿易伙伴,對蒙古的經濟發展具有舉足輕重的影響。2020年9月,中蒙雙方共同簽署了《中蒙邊境口岸及其管理制度協定》,我國將擴大蒙古農牧產品和煤炭的進口。2020年10月,蒙古加入《亞太貿易協定》,根據成員國相互實施關稅減讓安排,中蒙兩國相互進口商品將享受更低稅率,得到更大優惠。截至到2020年年末,中蒙之間的貿易總額超過100億美元,比2019年同期增長10%左右。我國和蒙古國之間的整體商業合作正快速擴大,未來我國計劃從蒙古進口更多的礦產資源。

        蒙古一次能源消費中煤炭占比超過90%,煤炭出口額占該國出口收入總額的1/3以上,煤炭行業對蒙古經濟有深遠的影響,未來蒙古政府將全力支持煤炭產業發展。近期,蒙古對我國的煤炭出口迎來黃金期,成為我國最大的煉焦煤進口國。但由于蒙古交通運輸基礎設施比較薄弱,限制了該國煤炭出口的進一步擴大,目前蒙古正積極建設鐵路運輸線路,未來將致力于解決交通運輸問題、擴大煤炭出口產量,以進一步提高本國煤炭的競爭力[6]。

        參考文獻:

        [1] 世界能源統計年鑒地(2020)[R].倫敦:BP,2020.

        [2] Mongolia and coal(Global Enery Wiki Monitor)[BE/OL](2021-08-10)[2021-09-12]. https://www.gem.wiki/Mongolia_and_coal#p-search

        [3] 應急管理部信息研究院.世界煤炭工業發展研究(2020)[M].北京:應急管理出版社,2021.

        [4] 王顯政.當代世界煤炭工業 [M].北京:煤炭工業出版社,2011.

        [5] 張智明 蘇信旭,等.海外煤炭資源開發前景研究 [M].北京:煤炭工業出版社,2011.

        [6] ??撕?周劍波,田德鳳,等.美國和蒙古國煤炭資源開發條件簡析 [J].煤炭經濟研究,2014(9):29-33.

        [7] Gantuguldur Munkhbat.中蒙礦產資源合作開發研究 [D].哈爾濱:哈爾濱工程大學,2013.

        Development trend of Mongolia Coal Industry

        WANG Yan, LIU Chuang, ZHAI Yujia

        (Information Institute of Ministry of Emergency Management of the PRC, Chaoyang, Beijing 100029, China)

        Abstract Mongolia is rich in coal resources, especially coking coal, with good coal quality and mining conditions. Coal is the main export resource of Mongolia, and coal export has greatly promoted the rapid development of Mongolia's economy and society. This paper systematically expounded Mongolia's coal resources, coal production and export, coal consumption, coal industry management system, policies and regulations, and analyzes the prospect of Mongolia's coal development. Through the analysis, it is found that open-pit mining is the main coal production in Mongolia, and the output of open-pit coal mine accounts for 99%. The coal produced in Mongolia is mainly for export, almost all coking coal is exported to China. In recent years, a series of laws and regulations such as Mineral Resources Law have been amended to create a good environment for the development of coal industry. In the future, Mongolia will focus on railway and other infrastructure construction, improve transportation conditions and expand coal export.

        Key words coal resources; coal export; management system; policies and regulations; development trend; Mongolia

        移動掃碼閱讀

        引用格式:王妍,劉闖,翟禹鎵.蒙古國煤炭工業發展趨勢[J].中國煤炭,2021,47(10):67-72.doi:10.19880/j.cnki.ccm.2021.10. 011

        WANG Yan, LIU Chuang, ZHAI Yujia. Development trend of Mongolia coal industry[J].China Coal, 2021,47(10):67-72.doi:10.19880/j.cnki.ccm.2021.10. 011

        作者簡介:王妍(1986-), 女,漢族,高級工程師,從事能源規劃咨詢。E-mail:wangyan@coalinfo.net.cn

        中圖分類號 T416.21

        文獻標志碼 A

        (責任編輯 康淑云)

        體育下注app-網上體育投注平臺-im體育平臺App-官網推薦? 在线观看免费A∨网站,A毛片毛片看免费,免费A片在线观看,在线A毛片免费视频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