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end id="mskac"><i id="mskac"></i></legend>
<strong id="mskac"></strong>

    1. <legend id="mskac"></legend>
      <span id="mskac"><output id="mskac"></output></span>
    2. <legend id="mskac"><i id="mskac"></i></legend>

      <ruby id="mskac"><i id="mskac"></i></ruby>
    3. <ol id="mskac"><output id="mskac"></output></ol>
        • (010)84657853 84658665 84657900
        • mt@zgmt.com.cn
        • 北京市朝陽區芍藥居35號中煤信息大廈(100029)

        世界煤炭

        澳大利亞煤炭工業綜述

        李貝貝1,高壯壯1,吳振華2,李傳奎2,孫懷明2

        (1.山東能源澳大利亞有限公司,澳大利亞昆士蘭州布里斯班市,4000;2.山東能源臨沂礦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山東省臨沂市,276017)

        摘 要 澳大利亞擁有豐富的煤炭資源,2020年澳大利亞是全球第五大煤炭生產國,第二大煤炭出口國,第一大冶金煤出口國,第二大動力煤出口國,煤炭產業是僅次于鐵礦石的第二大分支產業。分析了澳大利亞煤炭資源賦存情況,其中昆士蘭州和新南威爾士州是澳大利亞主要的產煤州,占比超過85%。介紹了澳大利亞煤炭生產現狀、煤炭礦井分布、煤炭使用以及貿易情況,闡述了澳大利亞露天煤礦和井工煤礦開采技術現狀以及澳大利亞智能化礦井建設、環保政策和安全生產管理,最后總結了中資企業投資澳大利亞煤炭行業的基本情況,澳大利亞煤炭開采技術現狀對我國智能化礦山和綠色礦山建設具有借鑒意義,并基于多項客觀條件判定,在2030年前澳大利亞煤炭產量和出口量仍將保持溫和增長態勢。

        關鍵詞 澳大利亞;煤炭生產;煤炭貿易;采礦技術;智能化礦井;海外投資

        0 引言

        礦產業是澳大利亞第一大產業,澳大利亞也因此被稱為坐在礦車上的國家,2020財年(澳大利亞部分政府部門和企業在統計數據時會使用財年單位,某財年是指上一年度的7月初至本年度的6月底,本處為公歷2019年7月1日-2020年6月30日)澳大利亞礦產業總收入為2020億澳元,占比為GDP的10.4%[1]。在澳大利亞礦產業中,煤炭產業是僅次于鐵礦石的第二大分支產業,2020財年,澳大利亞煤炭出口總收入為552億澳元(其中冶金煤346億澳元,動力煤206億澳元),為澳大利亞政府貢獻了超過52億澳元的資源稅[2]。截至2020年底,澳大利亞煤炭行業直接雇傭勞動人員約5萬人,間接雇傭勞動人員約12萬人,是名副其實的澳大利亞支柱產業[2]。

        1 煤炭資源賦存情況

        1.1 煤炭資源總量

        煤炭是澳大利亞儲量最大的能源資源,根據煤炭揮發分(干燥無灰基)的含量,澳大利亞煤炭可分為無煙煤、半無煙煤、煙煤、次級無煙煤和褐煤,其中,無煙煤、半無煙煤、煙煤、次級無煙煤又被統稱為黑煤。根據澳大利亞地球科學局統計,截至2019年底,澳大利亞已探明具備經濟可采價值的黑煤資源量為754.28億t,是世界第四大已探明具備經濟可采價值黑煤資源量的國家,僅次于美國、中國、印度;已探明具備經濟可采價值的褐煤資源量為738.65億t,是世界第二大已探明具備經濟可采價值褐煤資源量的國家,僅次于俄羅斯[3]。

        1.2 煤炭資源分布

        澳大利亞黑煤資源主要分布于昆士蘭州、新南威爾士州、南澳大利亞州、塔斯馬尼亞州和西澳大利亞州。其中,昆士蘭州和新南威爾士州占比超過85%[4],黑煤主要賦存于昆士蘭州的加利利盆地、博文盆地、蘇拉特盆地以及新南威爾士州的悉尼盆地等地質沉積盆地。澳大利亞黑煤資源成煤時期為二疊紀至侏羅紀時代,主要為二疊紀。目前,澳大利亞絕大多數黑煤生產礦井都位于昆士蘭州的博文盆地和新南威爾士州的悉尼盆地,博文盆地也是世界著名的冶金煤產區。

        澳大利亞褐煤資源主要分布于新南威爾士州、維多利亞州、南澳大利亞州和西澳大利亞州,褐煤主要賦存于墨累盆地、尤克拉盆地等地質沉積盆地。位于維多利亞州的吉普斯蘭盆地中的褐煤資源,煤層厚度最大可達驚人的330 m[4],該區域也是世界頂級的褐煤賦存區域。澳大利亞褐煤資源成煤時期屬第三紀時代。目前,澳大利亞僅維多利亞州存在兩座開采褐煤的露天礦井,生產的煤炭直接供應坑口火力發電廠。澳大利亞黑煤、褐煤在產礦井及主要煤炭出口港口分布情況如圖1所示。

        資料來源:澳大利亞地球科學局
        圖1 澳大利亞黑煤、褐煤在產礦井及主要煤炭出口港口分布情況

        2 煤炭生產、使用、貿易情況

        2.1 煤炭生產現狀

        截至2020年底,澳大利亞共有88座在產煤礦(不含處于停產和維護階段礦井)和超過200處煤炭資源賦存點[3],其中僅兩座為褐煤礦井(全部位于維多利亞州),剩余均為黑煤礦井。2020年,澳大利亞煤炭共出口3.71億t商品煤,包括1.99億t動力煤和1.72億t冶金煤。澳大利亞各煤種歷年出口量如圖2所示。

        數據來源:澳大利亞聯邦工業、科學、能源和資源部2015-2021年各季度澳大利亞能源報告
        圖2 澳大利亞2015-2021年各煤種歷年出口量

        2.2 煤炭礦井分布

        澳大利亞在產煤礦主要分布于昆士蘭州、新南威爾士州、維多利亞州、西澳大利亞州和塔斯馬尼亞州,其中昆士蘭州占比約52%,新南威爾士州占比約44%。澳大利亞煤礦以露天煤礦為主,占比約70%,剩余為井工煤礦。井工煤礦又分為純井工煤礦和露天煤礦中后期延伸開采中深部資源而擴建的井工礦井。2020年澳大利亞各州在產煤礦統計見表1。

        表1 2020年澳大利亞各州在產煤礦統計

        地區在產煤礦數量/座井工煤礦/座露天煤礦/座昆士蘭州(QLD)45540新南威爾士州(NSW)381721維多利亞州(VIC)202西澳大利亞州(WA)202塔斯馬尼亞州(TAS)110全國882365

        信息來源:澳大利亞各州礦產部門2020年統計數據

        澳大利亞絕大多數冶金煤產自昆士蘭州博文盆地內,其內分布眾多生產硬焦煤、半軟焦煤、噴吹煤的大型露天和井工煤礦;澳大利亞另一個著名的產煤區域新南威爾士州的悉尼盆地則以生產動力煤為主。

        2.3 煤炭生產代表性企業

        2020年,澳大利亞煤炭生產企業商品煤產量排名前5位分別為嘉能可、必和必拓、兗煤澳大利亞、英美資源和博地能源,商品煤產量占全澳大利亞2020年商品煤總產量的55%左右,具體產量見表2。

        表2 2020年澳大利亞前5位煤炭生產企業商品煤產量

        企業名稱2020年商品煤產量/Mt2020年冶金煤產量/Mt2020年動力煤產量/Mt備注嘉能可(Glencore)106.212.294.0必和必拓(BHP Billiton)64.041.023.0必和必拓統計使用財年單位,本處對應周期為2019年7月至2020年6月兗煤澳大利亞(YANCOAL)38.34.233.7由于40萬t商品煤在2020年底尚未出售完畢,兗煤澳大利亞在其2020年四季度季報中未對40萬t商品煤進行煤種劃分英美資源(AngloAmerican)37.416.820.6博地能源(Peabody Energy)23.7博地能源2020年報未將商品煤產量按照煤種劃分

        數據來源:各企業2020年報或2020年四季度季報

        2.4 煤炭使用及煤炭貿易情況

        澳大利亞生產的煤炭超過85%用于出口,僅少部分用于國內使用。2020年澳大利亞共生產原煤5.49億t(黑煤原煤,不包含褐煤),生產商品煤4.34億t(黑煤商品煤,不包含褐煤),出口商品煤3.71億t,商品煤出口量占比85.5%[5]。澳大利亞國內使用的煤炭約80%用于火力發電,澳大利亞國內具體的煤炭使用用途及電力來源如圖3所示。

        數據來源:參考文獻[2]
        圖3 澳大利亞國內煤炭使用用途及電力來源

        隨著近十年來東南亞國家經濟的快速發展,特別是中國、日本、韓國、印度等國家的經濟穩定提升,對冶金煤和動力煤的需求也持續提高,配合澳大利亞近年來采礦新技術的普遍應用,澳大利亞近年來煤炭出口量均維持在高位。澳大利亞年商品煤出口量從2013財年的3.36億t提升到2019財年的3.93億t,年平均增長率達到了2.2%[3];澳大利亞年商品煤出口收入從2009財年的547億澳元快速提升到2019財年的696億澳元,年平均增長率達到2.4%[3]。澳大利亞最近十年內國內煤炭使用量情況如圖4所示,澳大利亞近年來煤炭原煤產量及商品煤歷年出口量如圖5所示。

        自2020年11月起,澳大利亞開始將煤炭出口重點轉向日本、印度、越南、馬來西亞等東南亞國家,經過4~5個月的調整,自2021年3月份起,澳大利亞煤炭出口基本恢復正常,煤炭出口量已超過2020年同期水平。2020年,澳大利亞出口冶金煤金額位列前三的國家為印度(67億美元)、中國(64億美元)、日本(48億美元)[5],出口動力煤金額前三的國家為日本(69億美元)、中國(25億美元)、韓國(21億美元)[5]。

        數據來源:BP《世界能源統計年鑒(第70版)》
        注:2019年(含)以后《世界能源統計年鑒》只使用熱值單位PJ來統計澳大利亞國內煤炭消耗量
        圖4 澳大利亞2010-2020年國內煤炭歷年消耗量

        數據來源:澳大利亞聯邦工業、科學、能源和資源部2015-2021年各季度澳大利亞能源報告
        圖5 澳大利亞2015-2021年原煤產量及商品煤歷年出口量

        3 煤炭開采技術現狀

        3.1 露天煤礦開采技術現狀

        澳大利亞埋藏較淺的煤炭資源非常豐富,資源賦存條件較好,煤質穩定優良,因此約70%的煤礦為露天煤礦。對于中小型露天煤礦,普遍使用鏟土機剝離表土層,在爆破后直接使用挖掘機配合卡車剝離覆蓋巖層然后回采并外運煤炭;對于大型露天煤礦,在使用小型設備剝離表土和淺部覆蓋巖層后,一般使用索斗電鏟進行中深部覆蓋巖層的剝離作業,然后繼續使用挖掘機配合卡車開采并外運煤炭。澳大利亞露天煤礦開采流程如圖6所示,具體作業循環如圖7所示。

        圖6 澳大利亞露天煤礦開采流程示意圖

        信息來源:參考文獻[6]
        圖7 澳大利亞露天煤礦具體作業循環

        剝離的表土層按照環保規定要專門存放起來,而剝離出的矸石則可臨時存放在礦坑附近,待礦坑回采完畢且根據礦井計劃無其他用途后,則需要依次回填矸石和表土層。在表土層回填完畢后,需要播種一些能夠快速生長草籽和栽種一些易成長的植物。復墾作業可以由煤炭公司進行操作,也可以委托第三方復墾公司進行操作。需要指出是,露天煤礦因對環境造成的破壞遠大于井工煤礦,露天煤礦需要繳納的年度環境保證金也遠大于井工煤礦,具體的計算公式各州環保部門都有相應的規定,基本上年度環境保證金金額由礦坑剝離量、矸石場體積、地表基礎設施占地等因素乘以規定系數累加所得。

        由于澳大利亞政府沒有煤炭回采率的硬性規定,煤炭企業會根據當前的煤炭價格、開采成本和礦井未來接續方案來決定每段時間內的實際經濟可開采的煤層。澳大利亞煤系地層內穩定賦存的煤層較多,露天煤礦礦坑的深度普遍超過了150 m。根據統計,澳大利亞動力煤露天煤礦剝采比普遍控制在8 m3/t以內,冶金煤露天煤礦剝采比普遍控制在12 m3/t以內,個別優質硬焦煤露天煤礦剝采比能達到13~15 m3/t。作為澳大利亞可采儲量最大的風景(Peak Downs)露天煤礦(必和必拓與三菱聯盟BMA下屬露天煤礦,2019財年末剩余可采儲量7.18億t,同期生產冶金煤商品煤1180萬t,煤種為冶金煤)目前的開采深度已經超過300 m[7-8]。

        3.2 井工煤礦開采技術現狀

        澳大利亞井工煤礦一般使用“斜井+立井”混合開拓方案,斜井負責進風、人員物料進出、鋪設主運帶式輸送機等,立井一般只負責回風功能(部分煤礦初期只施工斜井形成生產系統,中后期為解決通風壓力再調整通風系統而補充施工回風立井或在每個回采工作面單獨施工直通地面的回風立孔)。澳大利亞大部分井工煤礦為露天煤礦在中后期延伸開采中深部資源而擴建的礦井,少部分純井工煤礦一般為開采賦存條件較好的冶金煤資源。澳大利亞BMA下屬的布羅德梅多(Broadmeadow)露天轉井工煤礦的開拓布置圖見圖8,對于澳大利亞露天轉井工煤礦的開拓布置方案具有很強的代表性。需要指出的是,其北部的貢耶拉(Goonyella)露天煤礦也隸屬于BMA,兩者共用選煤廠、鐵路環線、裝車站。

        信息來源:羅德梅多(Broadmeadow)煤礦2015年地表沉陷管理方案報告
        圖8 羅德梅多(Broadmeadow)煤礦開拓布置圖

        英美資源下屬的格羅夫納(Grosvenor)純井工煤礦開拓布置圖見圖9,對于澳大利亞純井工煤礦的開拓布置方案也具有很強的代表性。格羅夫納(Grosvenor)煤礦是昆士蘭州目前唯一一家使用TBM盾構機全區段掘進進風(運輸)副斜井和帶式輸送主斜井的礦井,兩條斜井坡度分別為1/6(9.5°)和1/8(7.1°)[9]。格羅夫納(Grosvenor)煤礦LW104長壁工作面一側端頭在2020年5月6日發生過一起瓦斯爆炸事故,造成5名工人受傷[10],礦井也因此臨時關閉,在經過一年的事故調查后,該礦于2021年4月份獲得昆士蘭州資源安全和衛生局的批準,目前已重新派遣人員入井進行復產的準備工作。

        信息來源:格羅夫納(Grosvenor)煤礦2018年應急演練報告
        圖9 格羅夫納(Grosvenor)煤礦開拓布置圖

        對于露天轉井工煤礦,一般在已完成開采作業的露天礦坑邊坡的煤層中直接開拓斜井,開拓方案為:施工2~3條斜井(副斜井、帶式輸送斜井、回風斜井),斜井完全進入煤層一段距離后,一般分為5~7條大巷,所有大巷均使用聯絡巷聯通,所有巷道(大巷和回采巷道)均使用雙巷掘進工藝,每隔80~120 m施工一處聯絡巷,在大巷一側或兩側布置回采工作面,工作面沿煤層走向或傾向布置,工作面區段煤柱凈寬一般為20~70 m(根據工作面埋深和上覆巖層屬性計算所得),工作面寬度一般為200~400 m,推進長度一般為1~5 km。

        掘進方面,巖巷掘進使用大功率綜掘機,煤巷掘進使用連采機,后跟梭車將掘進煤運至臨時或主運帶式輸送機。支護一般為兩次支護,在連采機掘進時隨機進行初次支護,待連采機通過聯絡巷移動至平行巷道施工時,再進行加強支護。采煤方面,采煤工作面幾乎全部使用綜采一次采全高工藝,個別煤層較厚(5~6 m)、煤質穩定的煤礦使用綜放工藝,少數小型礦井或大型礦井的工作面三角煤也使用房柱式回采工藝。受港口運力和鐵路運力反向對煤礦產能的限制、瓦斯抽放速率及重視安全風險管理等因素影響,澳大利亞絕大部分井工煤礦為單礦單面生產,少數井工煤礦為單礦兩面生產,房柱式開采的井工煤礦一般布置3~4個連采工作面。由于無回采率要求,井工煤礦一般會結合煤層頂底板地質情況只回采煤層中煤質最好的一部分,比如英美資源下屬的英蘭巴北(Moranbah North)井工煤礦,在回采5.5~6.0 m厚的煤層時,只回采底板以上4 m厚的煤層,其余全部舍棄。

        目前,澳大利亞在產井工煤礦開采深度大部分位于100~450 m,最大深度約為520 m;實際煤層回采厚度一般為3~5 m,最小厚度為2.5 m,最大厚度約為6 m;開采的煤層傾角一般為1°~6°,最大煤層傾角為8°。目前,澳大利亞開采最深的在產井工煤礦為英美資源與三井物產合資公司下屬的草樹(Grasstree)井工煤礦,該礦為純井工煤礦,煤層厚度為2.6~3.5 m,煤層傾角為1°~4°,煤種為硬焦煤,商品煤產量為350萬t/a,采礦許可證邊界內煤層埋深160~650 m,目前開采最大深度約為520 m[11]。

        4 智能化礦井建設、環保政策和安全生產管理

        4.1 智能化礦井建設

        得益于較好的礦物賦存條件、龍頭礦業公司的大力支持、政府和礦產行業對從業人員安全和降低現金成本的日益重視等因素,澳大利亞在建設智能化礦井方面走在了世界的前列。截至2021年6月,澳大利亞第三大鐵礦石公司福特斯庫金屬(FMG)已經使用全自動化運輸車隊實現了運輸鐵礦石20億t、行駛里程7000萬km的壯舉[12]。對于煤炭行業,不論是露天煤礦還是井工煤礦,很多智能化平臺、自動化管理模式、5G遠距離通信技術、先進采礦設備已經得到普遍應用,比如礦井采掘現場工業輔助軟件的全場景應用、礦井超遠距離控制調度系統、礦井工作面全自動+人員輔助干預割煤技術、礦井地面地下無線通信系統、便攜式數據調度與查詢系統等。而以無人運輸車隊、無人裝車站、無人貨運火車為代表的地面全自動化物流系統也已經在部分礦區推廣應用,效果良好。以兗煤澳大利亞公司下屬莫拉本(Moolarben)煤礦(井工部分)、白港煤業(Whitehaven Coal)下屬的納拉布賴(Narrabri)井工煤礦為代表的先進井工煤礦單人原煤生產效率已經突破了2.2萬t/a[13-14],莫拉本(Moolarben)煤礦(井工部分)單人原煤生產效率甚至在2019年達到了2.5萬t/a [13]??陀^來說,澳大利亞井工開采技術在很多方面落后于中國,在水體下開采與水害控制、無煤柱護巷、巨厚煤層開采及發火控制、急傾斜煤層開采、高瓦斯礦井煤與瓦斯共采等方面,澳大利亞目前更是沒有涉及,其井工煤礦僅限于開采地質條件較好的煤炭資源。澳大利亞煤礦在智能化礦井建設方面取得的成就也與其相對較好的地質條件密不可分,較小的煤層傾角、較淺的埋深、合適的煤層厚度、相對簡單的地質構造、優質的煤種、相對固定的地表環境都有助于智能化礦山建設。

        4.2 環保政策

        澳大利亞聯邦政府及各產煤州政府都有相關的法律來約束煤炭企業在項目勘探、環評研究、礦山設計、編制礦山環境管理計劃、頒發采礦階段對應的環境許可證(限定前置條件和繳納環境保證金)、開采階段的環保抽查、廢舊礦山規定期限內復墾等多個環節中的行為,企業違法成本極高,違法后果極為嚴重。以昆士蘭州為例,州政府頒布的《礦產資源法案1989》《環境保護法案1994》《礦物能源資源法案2014》《環境保護條例2019》以及具體環節的幫助指南對煤炭項目開發過程中的勘探鉆場位置選擇與復墾、資源開采范圍圈定、地表基礎設施規劃、環境敏感區保護和土著人文化遺跡保護、環境敏感區置換、環境保證金計算、土地復墾工作等方面都有著詳細的規定,這些法律確保了煤炭企業對環境保護和環境治理的主體責任,昆士蘭州環境與科學部和昆士蘭州自然資源、礦業與能源部嚴格依照相關法律對企業進行監管。

        4.3 安全生產管理

        澳大利亞聯邦政府及各產煤州政府都有相關的法律來約束煤炭企業的安全生產行為,國家層面相關法案為《工作健康與安全法案2011》,該法案融合了之前多部關于各行業安全生產、職業健康的法律,從總體上指導澳大利亞各行各業的安全生產過程 [15]。與此對應,各產煤州政府針對煤炭行業也專門進行了立法,昆士蘭州相關法案為《采礦與采石場安全與衛生法案1999》《煤炭行業安全與衛生法案1999》《昆士蘭州資源安全和衛生法案2020》,新南威爾士州相關法案為《礦山健康與安全法案2004》《煤礦行業安全與衛生法案2004》,這些法案也會不定期進行條款修訂和更新。各產煤州的相關法律對煤炭生產企業作業過程中的安全責任、資格標準、日常管理制度、礦山督查制度、事故調查與處理制度等多項環節進行了詳盡的覆蓋。

        對煤炭行業進行安全監管的主要部門為各產煤州礦業部門下屬的相關安全部門,昆士蘭州對應的是資源安全和衛生局,新南威爾士州對應的是資源與能源局礦山安全處。這些安全部門職責涵蓋礦井安全、健康管理、衛生管理與污染物排放監督、安全監控系統、資質認證、員工安全培訓教育、應急演練等多個環節;此外,安全部門會派出監督員定期至各礦井開展專項或全面安全檢查、核實相關投訴或舉報、進行安全評估以及展開事故調查等。

        這些完善的法律體系和監督員盡職的走訪檢查,能夠幫助各煤炭生產企業自身建立完善的安全與衛生自我管理制度,確保企業成為安全管理落實主體并履行各項安全管理職責,并能調動員工的安全生產警惕性和自覺性。對查明的不履行安全法規的煤炭企業和管理人員,安全部門將會進行嚴格處罰,巨額罰款、證照吊銷、取消行業從事資格是最嚴厲的處罰措施。得益于此,澳大利亞是全球煤炭行業最安全的幾個國家之一,各產煤州也均以追求“零死亡、少傷害”為主要的安全生產目標。以昆士蘭州為例,整個礦產行業(包含煤礦、有色金屬礦、采石場、勘探作業)2000-2020財年安全事故的總死亡人數為48人,其中煤炭行業安全事故死亡人數為22人(其中露天煤礦14人,井工煤礦7人,資源勘探1人),死亡案例涉及的情況包含運輸車輛事故、機械事故、頂板事故、輪胎事故等[16]。昆士蘭州礦產行業2000-2020財年安全事故死亡人數如圖10所示。

        數據來源:參考文獻[15]
        圖10 昆士蘭州礦產行業2000-2020財年安全事故死亡人數

        5 中資企業投資澳大利亞煤炭行業基本情況

        自2004年開始,以兗州煤業、神華集團、美錦集團、山東能源集團、寶鋼集團等為代表的中資企業陸續進入澳大利亞煤炭市場,進入方式一般分兩種,一種是直接收購當地在產煤礦,然后再逐步擴大規模(后期繼續購買在產煤礦或在建煤礦),這一類以兗煤澳大利亞公司為代表;第二種為直接購買煤炭資源勘探權、采礦許可證,然后進行勘探、環評、概念性研究及可行性研究等技術論證、補充勘探、證照申請、工程設計、礦井和基礎設施建設等流程,這一種以神華集團、山東能源集團、寶鋼集團為代表。中資企業進入澳大利亞煤炭市場的統計情況如圖11。

        圖11 中資企業進入澳大利亞煤炭市場的統計圖

        目前,投資澳大利亞煤炭市場的中資企業中發展最好的為兗煤澳大利亞公司。截至2020年底,兗煤澳大利亞公司在澳大利亞共有11座煤礦,8座位于新南威爾士州,2座位于昆士蘭州,1座位于西澳大利亞州;此外,還擁有3個煤炭出口港口的股權[17]。2020年兗煤澳大利亞公司共生產商品煤5180萬t,權益商品煤3830萬t;在2020年受新冠疫情及中澳關系低迷導致全球煤炭市場疲軟的大背景下,仍取得34.73億澳元的銷售額[18]。除去少數建成小型露天煤礦的中資企業外,剩余中資企業基本都處于勘探、環評或證照辦理階段,個別中資企業由于受環保組織的反對與民眾的抵制而導致項目進展緩慢甚至計劃退出。

        6 相關啟示

        澳大利亞重視推廣使用智能化礦山建設和采用最先進的采礦裝備,全流程嚴格規范和落實礦井環境保護和治理政策,搭建和充分執行全面的礦井安全生產和職業衛生法律體系,以生產效率為先、以環境保護為根、以從業人員安全為本,對我國煤炭行業的發展具備一定的借鑒意義。

        (1)充分借鑒澳大利亞智能化礦山建設和先進采礦裝備應用的有關經驗。相比于澳大利亞獨特的煤炭賦存地質條件,我國煤炭產區普遍存在地質條件復雜的情況。生產效率是衡量礦井先進程度的一項重要標準,我們要努力提高煤炭行業整體的生產效率。對于地質條件簡單或中等、資源儲備充足的礦井,我們要積極推進全方位智能化礦井建設工程,充分應用新技術、新裝備、新工藝,大膽推廣使用先進的工業輔助軟件,構建智能化智慧化生產指揮系統,做到主動感知并分析處理各種情況,提高礦井生產效率。對于地質條件復雜、資源趨近于枯竭的礦井,我們要局部推廣智能化建設,在保證安全穩定的前提下,在一些重要且條件適宜的崗位使用智能化平臺,比如井下水倉及變電所、輔助行人設備的機器人值守技術,減少用工量和提高職工勞動舒適度。

        (2)適當借鑒澳大利亞煤炭行業保護自然環境并嚴格監管煤炭企業履行環保措施的有關經驗。澳大利亞煤礦普遍位于內陸的牧區或無人區,地表一般為牧草、森林、莊稼地,珍貴野生動植物不規律分布,幾乎沒有現成居民區,且周邊擁有較多的區域可進行相關置換抵消作業,煤礦項目整個開發流程環保治理工作限制因素相對較少。我國在進行綠色礦山建設工作時要做到因地制宜、實事求是,制定長期規劃性的戰略和適當的評價標準,對于基礎條件較好的礦井或中西部新建礦井,要嚴格要求企業制定全面的綠色礦山建設規劃,加快高標準建設步伐,做到符合各類相關環保指標,并起到良好的表率作用;對于中東部的老舊礦井,要從實際出發,結合自身情況推出有側重的綠色礦山建設規劃,既要符合基本的環保指標,也要保證礦井的正常生產。

        (3)全面借鑒澳大利亞煤炭行業保障和落實安全生產和職業衛生管理的有關經驗。澳大利亞煤炭行業安全生產與職業衛生的管理思路實際為企業“自我重視、自我管理、自我約束”的自主型管理模式,通過健全的法律體系和嚴格的事故追究制度來督促煤炭企業真正成為安全生產和職業衛生管理的主體,政府安全部門反而成為“協助”的上級機構。我們應該有規劃性地全面借鑒相關經驗,通過不斷完善法律體系、健全各方面追究制度、落實嚴格的懲罰機制,真正將企業轉變為安全管理主體,使企業和勞動人員能夠自發主動地重視安全生產和進行風險評估,從根本上杜絕發生違反相關安全法律法規和規章制度的行為,充分發揮企業和勞動人員的主觀能動性,減少安全事故的發生。

        7 澳大利亞煤炭市場前景

        進入21世紀,全球碳排放量迅速增加,2000-2019年,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增加了40%,2019年全球碳排放量達到了343.6億t,2020年受新冠疫情影響,全球碳排放量只略微下降,達到了322.8億t[19]。據統計,2020年全球自然資源發電與供熱導致的碳排放量占比為43%[19]。隨著全球各國對環境保護和碳排放削減的日益重視、民間環保組織對動力煤開采及使用造成的環境污染愈演愈烈的排斥,澳大利亞煤炭行業對動力煤未來市場普遍持保守或不看好態度,以必和必拓、英美資源為代表的煤炭企業正在加速剝離澳大利亞乃至全球的動力煤資產;澳大利亞金融投行也普遍不再向動力煤生產企業提供融資借貸服務。相比于動力煤灰暗的前景,澳大利亞煤炭行業普遍對冶金煤持樂觀態度,鑒于東南亞中短期內可預見的基礎設施建設需求,各大煤炭企業和咨詢機構普遍預測未來20年內冶金煤市場是非常穩定的。澳大利亞聯邦工業、科學、能源和資源部預計2021年澳大利亞煤炭出口將復蘇反彈增長,并在2026年前保持增長態勢[5]。

        由于煤炭行業是澳大利亞支柱產業,解決了大量的就業問題,澳大利亞現任政府一直拒絕就碳排放削減和國內煤礦限制開采或關停事宜進行具體表態,可以預測作為礦物生產大國且并無其他經濟顯著增長點的澳大利亞政府中短期內不會限制其煤炭行業的發展。此外,受“工業4.0”引領采礦新技術的普及、停產及在產煤礦較好的環保政策落實、碳捕捉技術的試驗推廣、勞動人員素質的持續提高、豐富的儲備資源、優質的煤炭質量、穩定煤炭市場等因素影響,謹慎預計在2030年前澳大利亞煤炭生產量及出口量仍將保持溫和增長態勢。

        參考文獻:

        [1] Minerals Council of Australia. Mining is the largest contributor to Australian economy in 2019-20 [EB/OL].(2020-10-30) [2021-09-05]. https://www.minerals.org.au/news/mining-largest-contributor-australian-economy-2019-20.

        [2] Minerals Council of Australia. Coal: building Australia's future [EB/OL]. (n.d) [2021-09-05]. https://www.minerals.org.au/coal-building-australias-future#:~:text=In%202019%2D20%20Australia%20exported,New%20South%20Wales%20%2D%20%241.6%20billion.

        [3] Geoscience Australia. Coal [EB/OL]. (n.d) [2021-09-08]. https://www.ga.gov.au/digital-publication/aecr2021/coal.

        [4] Australia's mineral resource assessment[R].Canberra: Bureau of Resources and Energy Economics(Geoscience Australia),2013.

        [5] Resources and Energy Quarterly March 2021[R].Canberra: Department of Industry, Science, Energy and Resources(Australian Government),2021.

        [6] MITRA R, SAYDAM S. Surface coal mining methods in Australia[J]. Mining Methods, 2012:1-22.

        [7] BHP. Peak Downs open-cut coal mine introduction [EB/OL]. (n.d) [2021-09-10]. https://www.bhp.com/what-we-do/global-locations/australia/queensland/peak-downs.

        [8] NS ENERGY. What are the five biggest coal mines in fossil fuel-reliant Australia [EB/OL]. (2020-02-12) [2021-09-05]. https://www. nsenergybusiness. com/features/australia-coal-mines/.

        [9] Robbins. Grosvenor decline tunnel [EB/OL].(n.d) [2021-09-11].https://www. robbinstbm. com/projects/Grosvenor-decline-tunnel/.

        [10] Grosvenor Coal Mine gas explosion investigation report[R].Brisbane: Queensland Coal Mining Board of Inquiry,2020.

        [11] Subsidence prediction report for the grasstree extension project[R].Ocean View:Gordon Geotechniques, 2017.

        [12] Presentation-diggers & dealers mining forum[R].Perth:FMG,2021.

        [13] 王一然,王兵,陳龍高.澳大利亞莫拉本煤礦長壁智能化工作面現狀及思考[J].中國煤炭,2020,46 (5): 113-118.

        [14] WHITEHAVEN COAL. Narrabri underground coal mine introduction [EB/OL]. (n.d) [2021-09-12]. https://whitehavencoal.com.au/our-business/our-assets/narrabri-mine/.

        [15] 代海軍,馬超.澳大利亞礦山職業安全與健康監察體制及其啟示[J].中國煤炭,2019,45(11):122-127.

        [16] Review of all fatal accidents in Queensland mines and quarries from 2000 to 2019[R].Brisbane: Brady Heywood Pty.Ltd.,2019.

        [17] YANCOAL. Yancoal Australia Introduction. [EB/OL].(n.d) [2021-09-10]. https://www.yancoal.com.au/page/en/assets/mine-sites/.

        [18] YANCOAL 2020 Annual Report(2020)[R]. Sydney:YANCOAL Australia,2021.

        [19] BP.世界能源統計年鑒[R]. 倫敦:BP,2021.

        Overview of Australia coal industry

        LI Beibei1, GAO Zhuangzhuang1, WU Zhenhua2, LI Chuankui2, SUN Huaiming2

        (1.Shandong Energy Australia Co., Ltd., Brisbane, Queensland 4000, Australia;2. Shandong Energy Linyi Mining Group Pty Lyd, Linyi, Shandong 276017, China)

        Abstract Australia is rich in coal resources. In 2020, Australia was the world's fifth largest coal producer, the second largest coal exporter, the first largest metallurgical coal exporter and the second largest steam coal exporter. The coal industry was the second largest branch industry after iron ore industry. The occurrence of coal resources in Australia was analyzed, Queensland and New South Wales were the main coal producing states in Australia, accounting for more than 85%. The current situation of coal production, coal mine distribution, coal utilization and trade in Australia were introduced, the current situation of mining technology of open-pit coal mines and underground coal mines in Australia was elaborated, and the intelligent mine construction,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policy and safety production management in Australia were expounded in detail, and the basic situation of Chinese enterprises investing in Australian coal industry was introduced, and the current situation of coal mining technology in Australia and its enlightenment to the construction of intelligent mines and green mines in China were summarized. Based on a number of objective conditions, it was predicted that Australia's coal output and export would still maintain a moderate growth trend before 2030.

        Key words Australia; coal production; coal trade; mining technology; mine intelligent; overseas investment

        中圖分類號 TD98

        文獻標志碼 A

        移動掃碼閱讀

        引用格式:李貝貝,高壯壯,吳振華,等. 澳大利亞煤炭工業綜述[J].中國煤炭,2021,47(11):77-88.doi:10.19880/j.cnki.ccm.2021.11.012

        LI Beibei, GAO Zhuangzhuang, WU Zhenhua, et al. Overview of Australia coal industry[J].China Coal,2021,47(11):77-88.doi:10.19880/j.cnki.ccm.2021.11.012

        作者簡介:李貝貝(1988-),男,山東新泰人,工程師,碩士研究生,2014年畢業于山東科技大學,現任山東能源集團澳大利亞有限公司技術部科長,主要從事澳大利亞煤炭資源勘探及煤炭項目開發工作。E-mail:libeibeili123@126.com

        (責任編輯 路 強)

        體育下注app-網上體育投注平臺-im體育平臺App-官網推薦? 在线观看免费A∨网站,A毛片毛片看免费,免费A片在线观看,在线A毛片免费视频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