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end id="mskac"><i id="mskac"></i></legend>
<strong id="mskac"></strong>

    1. <legend id="mskac"></legend>
      <span id="mskac"><output id="mskac"></output></span>
    2. <legend id="mskac"><i id="mskac"></i></legend>

      <ruby id="mskac"><i id="mskac"></i></ruby>
    3. <ol id="mskac"><output id="mskac"></output></ol>
        • (010)84657853 84658665 84657900
        • mt@zgmt.com.cn
        • 北京市朝陽區芍藥居35號中煤信息大廈(100029)

        經濟管理

        龍煤集團高質量轉型發展研究與實踐

        吳明有1,劉芳彬2,羅吉春1

        (1.黑龍江龍煤礦業控股集團有限責任公司,黑龍江省哈爾濱市,150090;2.煤炭工業規劃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北京市西城區,100120)

        摘 要 煤炭行業正面臨著行業發展的新時代新常態,實現煤炭企業高質量轉型發展是碳達峰、碳中和目標提出的新的更高要求。通過建立煤炭企業傳統和綜合能源發展模式之間的演化博弈模型,得出綜合能源發展模式的期望收益明顯高于傳統能源發展模式;研究了龍煤集團高質量轉型發展的模式及其應用實踐,得出煤炭企業高質量轉型發展有利于緩解環境保護壓力,促進地區經濟的持續發展,具有顯著的節能、環保和社會效益。

        關鍵詞 龍煤集團;煤炭企業;高質量轉型發展;綜合能源發展模式;演化博弈模型

        0 引言

        煤炭在我國一次能源消費中占據著主導地位,煤炭工業是關系國家經濟命脈和能源安全的重要基礎產業[1]。當前,我國宏觀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煤炭行業面臨著巨大的挑戰。隨著國家能源和經濟結構的不斷優化,新能源、清潔能源、可再生能源的快速發展,經濟增長從要素、投資驅動轉為創新驅動,靠增加投資、擴大產能帶動的粗放式煤礦產業發展模式已經難以為繼[2-3]。在新時代新常態下,煤炭企業只有準確識變、認真思變、科學應變、主動求變,順應大勢謀轉型,才能實現健康可持續發展。

        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指出,我國經濟已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并形成了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的發展理念[4-5]。東北老工業基地的發展對于維護國家國防、糧食、生態、能源和產業安全舉足輕重,關乎國家發展大局。習近平總書記親自謀劃、親自推動,擘畫新時代東北振興新藍圖,審議通過《關于全面振興東北地區等老工業基地的若干意見》,摒棄傳統結構發展模式,依靠創新為主體,堅持綠色發展塑造新優勢。黑龍江省委省政府貫徹黨中央決策部署,出臺《黑龍江“十四五”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綱要》等一系列政策支撐文件,集中力量推動城市轉型、企業轉業、職工轉崗,加快新舊動能轉換,打好黑龍江轉方式、調結構攻堅戰,走出可持續發展新路。目前,黑龍江龍煤礦業控股集團產業發展水平整體不高,在管理、技術、人才、創新等方面缺乏核心競爭力,煤礦開采成本居高不下,難以發揮其規模效益,其產業結構優化具有一定必要性和緊迫性,國家區域協調發展及黑龍江省出臺的轉型政策為龍煤集團實現跨越式轉型發展帶來了新的機遇與挑戰。

        學者們從不同角度對煤炭產業高質量轉型發展進行了探索和研究。??撕榈?span class="superscript" tag="6">[6]認為需通過衡量煤炭產業經濟發展質量來調整經濟結構,以保證煤炭經濟平穩運行;王顯政[7]認為應加快企業數字化、智能化、信息化和礦聯網建設,以實現企業各要素智慧化高效運轉;何增輝等[8]認為應通過建設煤炭資源綠色、低碳、可持續發展體系,實現“礦產資源循環利用、生態資源充分發展”的目標;李晉平[9]認為應通過精細化管理及運營,實現資源優化配置,降本增效的目標;孫曄等[10]提出以人為本,提高職工福祉、維護職工利益、尊重職工合理訴求,履行社會責任的和諧共享理念;何波[3]認為煤炭企業要順應時代潮流,積極擁抱綠色環保,踐行生態文明建設,利用新思維新科技新技術助推企業轉型發展;王永耀[11]認為煤炭企業應遵循十九大精神,大力推動企業科技創新,推動煤炭產業清潔化、智能化、低碳化轉型;徐竹財[12]提出大型煤炭企業轉型升級應以加快新舊動能轉換為抓手,以煤炭安全綠色智能化開采和清潔高效低碳集約化利用為重點,建設現代化煤炭經濟體系;袁映奇[13]結合榆林高端能源化工基地建設經驗,提出了一系列煤炭資源型城市經濟綠色轉型的建議;王新平[14]認為煤炭企業總體處于高質量發展初級階段,并指出了創新、安全健康和集約高效方面的企業差距。由此看出煤炭產業中以智能化、信息化、大數據、綠色化為特征的新一輪技術革命正在興起,煤炭開采智能化、利用清潔化、管理信息化已成為轉型發展的新方向。

        國有企業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的“頂梁柱”,邁向高質量發展既是遵循經濟發展規律,不斷提升市場競爭力和可持續發展能力的必然選擇,也是肩負起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重任,引領帶動我國經濟轉變發展方式、優化經濟結構、轉換增長動力的必然要求。實現煤炭產業高質量發展是煤炭企業轉型發展的必然要求,是能源革命綜合改革試點的應有之義,也是碳達峰、碳中和目標提出的新的更高要求。

        1 龍煤集團高質量轉型發展的環境分析

        1.1 龍煤集團轉型發展的宏觀環境分析

        當今世界經濟形勢仍以和平發展為主題,新興大國與守成大國之間的博弈加速重塑了世界治理體系,中美兩國的沖突逐步升級,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進一步沖擊了原本復蘇乏力的全球經濟,使美國的全球超級大國地位以及歐洲、日本全球重要經濟體的地位有所下降。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蓄勢待發,科技創新進入空前密集活躍時期,諸多學科和技術領域呈現多點突破、群體推進的態勢,新技術正深刻改變經濟運行模式和生產生活方式,不斷催生新產業、新業態、新產品,有望成為全球經濟增長的驅動力。

        而對于國內經濟形勢,“十四五”階段我國雖然已經進入高質量發展階段,具有多方面的優勢和條件,但同時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的問題仍然突出,當前經濟形勢仍然復雜嚴峻,不穩定性、不確定性較大。根據我國經濟發展走勢分析“十四五”時期我國經濟發展將呈現中速增長趨勢、轉型趨勢和改革趨勢3個重要發展趨勢,“十四五”時期傳統行業產業深度轉型升級、深層次綜合改革和金融體制改革將進一步加大;同時“十四五”時期需特別關注數字經濟領域、智能經濟和綠色經濟3個經濟領域,推動綠色經濟的持續較快發展;“十四五”時期還需考慮服務化轉變、品牌化轉變和個性化轉變3個轉變,滿足個性化需求下的企業快速集成。

        而對于黑龍江省內部的經濟形勢,黑龍江省第三產業發展迅速,但仍需進一步深化改進營商環境,深化改革創新推動高質量發展,同時黑龍江省委省政府支持龍煤集團等百億級企業圍繞黑龍江省新材料產業、新能源產業、綠色食品產業等15個重點產業發展方向穩步發展壯大,建設現代產業體系。

        根據國際、國內和黑龍江省內部宏觀經濟發展形勢,龍煤集團已經具備了加快培育形成特色鮮明、優勢明顯、專業集聚的現代能源產業體系的客觀條件。

        1.2 龍煤集團轉型發展的機遇與挑戰分析

        在經濟形勢新常態的大背景下,龍煤集團轉型發展處于重要的機遇期,同時也面臨著巨大的挑戰?!笆奈濉睍r期是我國從大國走向強國的關鍵時期,從國際秩序的被動接受者轉變為積極的參與者、建設者、引領者。國際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的深入發展,使其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深入人心,我國的國際地位、發展重點方向及新產業格局的構建對龍煤集團實現跨越式轉型發展是一個巨大機遇。

        自2018年習近平總書記提出關于全面實現新時代東北全面振興的構思以來,國家相繼出臺了一系列振興東北的政策文件和發展指導意見,諸如《黑龍江“十四五”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綱要》《國企改革三年行動方案》《黑龍江省百億級企業成長行動計劃》《黑龍江省石油天然氣等礦產資源開發及精深加工萬億級產業集群建設行動計劃》《黑龍江省“百千萬”工程科技重大專項支撐行動計劃》和《黑龍江省“百千萬”工程重點項目建設行動計劃》等支持產業、企業發展的文件,明確了產業發展重點方向,這些相關政策無不為龍煤集團帶來了發展機遇。

        挑戰與機遇并存。首先,東北煤炭資源經過幾十年的過度開采,目前已非常短缺,龍煤集團在優質煤炭資源的獲取上面臨挑戰;其次,龍煤集團多年來煤礦生產條件差、企業資產負債率高、產業結構不合理給龍煤集團帶來了市場風險、投資風險等諸多風險;再者,全面推進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如何落實具體行動方案面臨巨大挑戰;最后,龍煤集團企業自身缺乏轉型發展的人才、技術、資金集聚各種要素的吸引力,以及如何建立適應轉型發展的體制機制等給龍煤集團的轉型發展帶來挑戰。

        1.3 龍煤集團轉型發展的優勢與劣勢分析

        在企業轉型發展過程中,龍煤集團地處中、俄、朝、韓、日相鄰或相近地區,區域經濟發展極大的不均衡性和巨大的市場潛力為其發展提供了良好的外部區域優勢;同時東北地區煤炭缺口較大,而我國的煤炭主產地距離黑龍江省相對較遠,對龍煤集團煤炭產品的市場沖擊較小。龍煤集團具有優質的煉焦煤品牌優勢、生態資源和煤礦安全管理經驗,為龍煤集團轉型發展奠定良好基礎,也是黑龍江能源產業實現新發展的基礎保證,更是黑龍江國有企業深化改革的重要突破口。龍煤集團轉型發展過程具有強有力的政策支撐,習總書記的親切關懷和國家區域協調發展及黑龍江省出臺的轉型政策為龍煤集團帶來政策機遇優勢。盡管如此龍煤集團仍面臨著諸多劣勢,比如東北三省整體經濟水平不高,難以對龍煤集團起到帶動作用,煤炭資源儲備量的貧乏難以發揮企業的規模效益,開采成本的居高不下難以凸顯龍煤集團的企業優勢,龍煤集團盈利的不足和管理的缺失造成轉型過程中人才短缺、人才引進困難比較大。

        總之,從龍煤集團轉型過程中所面臨的各種環境、機遇與挑戰以及自身的優勢和劣勢,龍煤集團已經具備了高質量轉型發展的條件,具有一定的緊迫性和必要性。

        2 龍煤集團高質量轉型發展模式

        2.1 轉型發展基礎

        2016年習總書記在黑龍江省考察工作中提到,“龍煤、農墾、森工三大集團是黑龍江國企改革的重中之重”,在關于東北的系列重要講話中強調,“堅持把轉方式調結構作為振興發展的重中之重”,為龍煤發展開出了“藥方”。黑龍江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視龍煤集團的轉型發展,專門召開全省煤炭資源型城市轉型發展座談會,在“煤頭化尾”“煤頭電尾”、謀劃做強做大非煤產業上下功夫,將龍煤發展融入“百千萬”工程和“百大項目”建設,為龍煤集團轉型發展創造了條件。從經濟社會看,我國正在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新裝備、新技術包括能源技術日漸成熟進入加快發展階段,為龍煤集團轉型發展提供了更好的經濟技術條件和更多的選擇。從地理位置看,龍煤集團總部處于具有2 900多km邊境線、15個邊境口岸的黑龍江省,在與中亞相接的新疆設有子公司,為龍煤集團開展國際資源能源開發、發展國際商貿物流產業和保障國家能源安全提供了有利地理優勢。

        從龍煤集團自身看,具備良好的轉型發展基礎。20世紀90年代,龍煤集團率先在全國邁入千萬噸級大關,多年處于領先地位,多年積淀下來的特別能吃苦特別能戰斗的干事精神、苦干實干加巧干的勞模精神、刻苦鉆研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重振龍煤輝煌的不服輸精神,是厚植于龍煤人血脈中的文化底蘊,是龍煤轉型發展的核心思想文化基礎。龍煤集團現有超700億元的資產總額,31億t煤炭可采儲量,120億m3以上的煤層氣儲量,1.4萬宗、200 km2土地資源,年收入超200億元,平均年利潤(近5年)超10億元,是龍煤轉型發展的重要物質基礎。龍煤集團煤炭產業的傳統優勢產業鏈條向上下游延伸,形成的電廠、電網、煤化工、煤層氣治理與開發利用、礦區生態環境治理、煤田地質勘察設計、礦井施工建設、煤機修理修配和零部件加工、煤機租賃、煤炭經銷與物流、農業種養殖業等以煤為基的非煤產業,均有一定發展,為龍煤集團發展新能源(綜合能源)產業、現代商貿物流產業、綠色環保產業、勘察設計施工運維一體化產業、特色產業、智能裝備制造和新材料產業提供了發展經驗,是龍煤轉型發展的重要產業基礎。龍煤集團在區域市場內具有良好的品牌效應和國企信譽,采煤機械化率、掘進機械化率提高,煤炭產量穩中有升,煤炭經銷規模逐年增長,市場占有率穩定,為龍煤集團發展商貿物流等產業提供了支撐,是龍煤轉型的重要市場基礎。龍煤集團現有干部職工12萬人,各級管理人員和技術人員具備豐富的管理經驗、良好的技術能力和解決問題能力,廣大干部職工具備踏實肯干的工作作風和任勞任怨的工作態度,集團具備較強的組織能力和執行能力,這種職工隊伍優勢,輔之以戰略能力提升,是龍煤轉型發展的重要管理基礎。

        以上發展基礎,結合龍煤集團的政治優勢、政策機遇優勢、營商環境優勢、區位優勢,共同構成了龍煤轉型發展的良好基礎。

        2.2 高質量轉型發展的基礎條件

        以“示范區”“排頭兵”“新高地”三大目標為牽引,以龍煤集團為主體建設,努力建設一批創新型示范建設基地,在高質量轉型發展上率先蹚出一條新的探索之路,為龍煤集團持續推動自身高質量發展模式提供基礎條件。

        2.2.1 以龍煤集團為主體建設黑龍江東部可再生能源基地

        黑龍江省自然資源豐富,屬全國風能資源Ⅲ、IV類資源區,屬全國太陽能資源Ⅱ類資源區。東部地區年平均風速約為6.80~8.52 m/s,年水平輻射量為1 256~1 365 kW·h/m2。

        根據風能、太陽能資源條件,以及規?;?、集約化高效開發等選址原則,選定佳木斯、雙鴨山、雞西、鶴崗、七臺河和牡丹江為規劃建設區域,風電項目近期規劃總裝機容量為861萬kW,光伏項目近期規劃總裝機容量為351.5萬kW。

        規劃區域內風電、光伏資源具備天然互補條件,與該地區傳統火電結合具備多能互補的資源稟賦。風電場月平均并網出力為2 314.0萬kW,月平均最大出力為2 627.6萬kW,出現在3月份;月平均最小出力為1 700.9 kW,出現在7月份,趨勢呈現“V”型變化。光伏電站年平均并網出力為288.9萬kW,月平均最大出力為345.4萬kW,出現在5月份;月平均最小出力為185.9萬kW,出現在12月份,趨勢呈現“倒V”型變化。通過對已建火電廠升級改造,可實現最大程度配合新能源調峰。

        利用黑龍江省裝備制造業的基礎,特別是在東部地區4個煤炭城市多年來在煤礦機械加工制造上積淀的機械設備、技術人才和管理經驗,通過發展可再生能源配套的屬地機械加工行業,在基地資源有序開發的同時,可促進當地可再生能源產業發展,形成以資源開發帶動產業發展的格局。

        2.2.2 雞西10萬kW光伏電站建設

        黑龍江省地域遼闊,偏遠地區的供電成本較高,太陽能發電可作為分布式電源對偏遠地區供電,改善當地電網結構,降低供電成本。建設光伏發電項目,可以綜合利用礦山廢棄土地、盤活礦區低效無效資產,是優化和改善礦區電源結構的重要保障,同時對帶動雞西區域經濟發展,以及引領產業升級具有重要意義。

        雞西礦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分布式自發自用光伏發電項目,建設地點位于雞西市滴道區、城子河區、杏花街道,項目規模規劃容量為108.64 MW,全部為地面電站項目。從地區能源資源來看,黑龍江省太陽能資源十分豐富,全省年日照時數為2 400~2 800 h,太陽直接輻射年總量為2 526~3 162 MJ/m2,且雞西市所在區域平均溫度較低,有利于提高光伏組件的效率,具有較好的太陽能利用前景。從開發建設條件方面分析,項目所在區域為煤礦采空塌陷區,地震設防烈度為6,構造穩定性良好,地形開闊、地勢平坦、植被稀少,有利于大型光伏電站布置,且場區附近公路發達,交通運輸方便,具備大型光伏電站的建設條件和所需設備的運輸安裝條件。

        根據太陽輻射能量、系統組件總功率、系統總效率等數據,以及單晶硅太陽電池組件首年衰減比例為2%,2~25年總衰減比例為0.45%,預測本光伏并網發電項目25年平均年發電量為14 678.6萬kW·h,等效年利用小時數為1 351 h。

        本光伏電站工程的建設符合可持續發展的原則,是國家能源戰略的重要體現。項目建成后,每年可為電網提供清潔電能144 715.76 MW·h。按照火電煤耗每度電耗標準煤326 g,投運后每年可節約標準煤約47 177.34 t,每年可減少CO2排放量約114 322.56 t、SO2排放量約830.67 t、氮氧化物排放量約1 247.45 t。此外,每年還可減少大量的灰渣及煙塵排放,節約用水,并減少相應的廢水排放,節能減排效益顯著。建設本光伏電站,也將會促進當地相關產業(如建材、交通)的發展,對擴大就業和發展第三產業將起到積極作用,從而帶動和促進當地國民經濟的發展和社會進步。

        因此,建設雞西10萬kW光伏電站可以減少化石資源的消耗,有利于緩解環境保護壓力,促進地區經濟的持續發展,實現經濟與環境的協調發展,具有顯著的節能、環保和社會效益。

        2.3 轉型發展模式

        根據龍煤集團高質量轉型示范企業建設的經驗,同時推動高質量發展是事關我國新時代發展全局的一場深刻變革,新時代的高質量發展是實現創新引領、轉型升級和管理提升的集約化經濟增長模式[15]。原有的粗放式管理已經無法適應新形勢下高質量發展的要求,必須進行相應的轉型,以供給側改革為主線,才能實現可持續的協調經濟發展模式[16]。比如,煤炭企業應將綠色發展當作企業高質量發展的重要推動力,重視資源的利用效率,加強清潔生產,強化循環復用,加大生態修復力度,以較小的環境成本代價創造較大的經濟社會效益[17]。另外,龍煤集團要依托現有產業基礎和土地、人才、環境等優勢資源要素,穩定發展具有比較優勢的新能源、物流貿易、礦山建設、節能環保、特色農業等產業新模式。

        2.3.1 發展壯大轉型支撐產業

        轉型支撐產業包括新能源(綜合能源)產業、現代物流貿易產業、節能環保產業和礦山建設工程產業。

        (1)發展新能源(綜合能源)產業。利用公司現有閑置工業用地、塌陷地、復墾地,以發展風、光伏發電為引領,研究和謀劃生物質發電、電解水制氫,探索新能源組件和儲能等項目。以創新為引領,以市場為導向,依托龍煤集團豐富的煤層氣資源,積極引進戰略投資者,立足省內市場,蓄勢進軍省外市場的商業模式,依托增量配電網,結合地方產業園區建設,拓展新能源電力供應,逐步形成多能互補“源網荷儲”一體化的黑龍江東部新能源微電網的發展目標,實現新能源板塊電力裝機容量2 891.6 MW、發電量32.39億kW·h的規模目標,新能源產業總投資115.9億元的投資目標,新能源產業營業收入16.49億元、利潤5.90億元的經濟目標。

        (2)發展現代物流貿易產業。聚焦東北三省煤炭資源不足的硬缺口,立足黑龍江、輻射東北,堅持戰略導向、強強聯合、優勢互補、雙向流動,堅持專業化、市場化、社會化發展方向,推進國內外聯合、公鐵聯運、信息聯通、物貿聯動一體化的發展模式,建設形成“聯通四礦、聯結全國”的煤炭物資信息產業“智慧型”通道,全面建成“保供穩、服務優、管理強、創效多”的新時代現代化商貿物流體系。達成物流貿易產業收入145億元、利潤7 000萬元,招標采購和貿易物流收入100億元、利潤2 500萬元,煤炭貿易規模1 000萬t以上、收入45億元、利潤總額4 500萬元的發展目標。

        (3)發展節能環保產業。龍煤集團節能環保產業發展基礎相對薄弱,發展節能環保產業,主要是遵循保障企業的生產活動,滿足相關節能環保要求的發展路徑。積極創新應用碳減排技術,實現資源綜合利用,依托現有人員和相關機構成立節能環保技術服務公司,開發技術服務業務,實現輕資產運營創收,培育壯大節能環保產業。逐步達成煤炭質量和深加工取得積極進展,煤炭清潔利用水平邁上新臺階,努力實現經濟發展與生態環境保護協同共進、“十四五”末期節能環保產業年銷售收入達到23億元、利潤總額達到3.6億元的發展目標。

        (4)發展礦山建設工程產業。立足礦業服務開展煤炭、煤層氣、非煤資源等礦產資源勘探、設計、建設、生產、咨詢于一體的礦業專業化服務;圍繞礦區生態環境恢復治理,在采煤沉陷區綜合治理、獨立工礦區改造搬遷、資源節約、環境保護、城鎮污水垃圾處理、城市防洪除澇基礎設施建設和重點流域水污染治理等項目當中,發展市政工程建設;拓展建筑施工市場,開展鐵路、軌道交通、城市路網、樞紐、停車設施、綜合管廊、供水工程、水生態治理、垃圾固廢處理、能源設施等基礎設施建設,教育、醫療、養老、文化、體育等民生設施建設,園林綠化、公共空間提升、老舊小區改造、傳統商圈升級等城市更新項目建設。

        2.3.2 探索發展新興戰略產業

        新興戰略產業,包括高端煤機制造產業和新材料產業。

        (1)探索研究高端煤機制造產業。以服務煤炭產業為基礎,發展以采掘設備綠色拆解及清洗、零部件修復、材料加工、零部件加工為主的礦山裝備再制造產業;探索研發采掘、運輸、提升、洗選等成套裝備,重點研制急傾角薄煤層工作面成套裝備、長運距帶式輸送機、大傾角液壓支架、大型選煤廠成套裝備,研制推廣礦井生產工業機器人,集成互聯網、物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和5G技術,實現技術裝備自動化控制、遠程控制、在線監測與故障診斷等,實現智能煤機裝備制造;探索非煤領域智能裝備制造,拓展農機具、森工、汽車等領域再制造業務,以礦井應用為基礎,推廣工業機器人在采礦、物流園區、軍工等多場景開發應用。

        (2)探索研究新材料產業。研究開發儲能、密封散熱、超硬、石墨烯、特種、耐火和尾礦綜合利用等石墨產業鏈;開發煤質活性炭產業,向食品工業、制藥工業、飲用水凈化、廢水處理、氣體凈化、化工冶煉等多領域推廣應用;探索利用褐煤資源,開發精細陶瓷材料,生產精密成型陶瓷部件,開展信息、新能源、國防、航空航天等領域用高性能陶瓷制造,引進、研究探索風光材料制造、儲能系統材料制造,電化學儲能、儲熱、制氫與燃料電池研發和應用示范項目。

        2.3.3 靈活發展特色農業

        建設特色中藥材種養殖基地,組織開展人參、西洋參、丹參、鹿茸、北五味、北黃芪、赤芍等北藥種養殖,帶動北藥種養殖規?;?、集約化發展;開展中藥創新藥物的研發和中成藥二次開發生產,形成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的生物醫藥體系;建設高標準農田、規?;B殖場,培育水稻、大豆、食用菌、林蛙等特色農林品牌產品和國家地理標志產品;建設動植物優良品種選育、繁育、保種和開發基地;對接農商和商貿物流體系,發展農產品倉儲保鮮冷鏈物流體系建設,發展農產品物流。

        3 結論和展望

        面對全球日益嚴重的能源和環境問題,提質增效、促進能源結構轉型,大力推進化石能源清潔高效利用和發展可再生清潔能源,促進多能互補、融合發展,已成為世界各國保障能源安全、應對氣候變化、實現高質量發展的重要舉措。

        (1)通過分析煤炭企業高質量轉型發展的必要性,得出綜合能源發展模式的期望收益明顯高于傳統能源發展模式,傳統能源清潔高效利用與可再生清潔能源多能融合的包容式發展模式將成為煤炭企業未來的發展方向。

        (2)從以龍煤集團為主體建設黑龍江東部可再生能源基地和雞西10萬kW光伏電站建設的實踐應用中可以看出,煤炭企業高質量轉型發展有利于緩解環境保護壓力,促進地區經濟的持續發展,實現經濟與環境的協調發展,具有顯著的節能、環保和社會效益。

        (3)在國家碳達峰、碳中和背景下,龍煤集團加快發展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大力推進能源發展綠色低碳轉型,實現從以煤炭為主的傳統能源企業向新能源企業轉變,為傳統煤炭企業提供了可供借鑒的高質量轉型發展新模式。

        未來規劃中還需進一步關注如下幾個問題:

        (1)進一步強化組織和政策保障,明確發展戰略規劃組織管理體系,優化資源配置,及時發現和解決問題,確保龍煤集團轉型發展規劃的剛性約束和有效執行。

        (2)時刻關注企業所處環境的變化,及時對戰略規劃進行動態評估和調整,確保其科學性、前瞻性和可操作性。

        (3)總結龍煤集團高質量轉型發展過程中的經驗,提出適用于傳統煤炭企業或老礦區轉型過程中的研究思路。

        參考文獻:

        [1] 安軍信.我國煤炭行業的發展及潤滑油消費動向[J].合成潤滑材料,2020,47(2):22-26.

        [2] 邢雷.中國經濟新常態下煤炭產業發展思考[J].煤炭經濟研究,2015,35(12):6-9,26.

        [3] 何波.新時代煤炭企業轉型實現高質量發展探討[J].現代企業,2020(12):40-41.

        [4] 任保平.我國高質量發展的目標要求和重點[J].紅旗文稿,2018(24):21-23.

        [5] 孫偉,林青,趙宏飛.以安全智能創新綠色“四輪驅動”推進煤炭產業高質量發展[J].煤礦安全,2020,51(10):187-190.

        [6] ??撕?煤炭企業轉型高質量發展的著力點研究[J].煤炭經濟研究,2017,37(12):57-62.

        [7] 王顯政.構建現代化煤炭經濟體系 促進煤炭工業高質量發展[J].中國煤炭工業,2018(8):4-9.

        [8] 何增輝,何迎慶.煤炭政策演變引導下的煤炭工業改革發展研究[J].煤炭經濟研究,2018,38(11):6-10.

        [9] 李晉平.大型煤炭企業高質量轉型發展的探索與實踐[J].煤炭經濟研究,2019,39(1):8-14.

        [10] 孫曄,劉英杰.新時代下國有大型煤炭企業高質量發展實踐與探索[J].煤炭經濟研究,2019,39(2):53-58.

        [11] 王永耀.碳達峰、碳中和目標下山西煤炭產業高質量發展的路徑[J].三晉基層治理,2021(2):108-112.

        [12] 徐竹財.大型煤炭企業高質量轉型發展的探索與實踐[J].煤炭經濟研究,2019,39(7):70-73.

        [13] 袁映奇.陜西榆林推進經濟綠色轉型發展的思考[J].中國國情國力,2021(5):71-76.

        [14] 王新平,于淮鈺,雷景婷.煤炭企業高質量發展評價體系研究[J].中國礦業,2021,30(3):18-24.

        [15] 鄧若冰,吳福象.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背景下提升中國經濟增長質量的戰略選擇[J].天津社會科學,2016(6):106-112.

        [16] 周晉鋼.試論煤炭企業在新形勢下的轉型發展[J].現代經濟信息,2016(31):72.

        [17] 楊麗華.以綠色轉型升級引領煤炭企業高質量發展[J].中國煤炭工業,2019(5):62-63.

        Research and practice of high-quality transformation and development in Longmay Mining Holding Group

        WU Mingyou1, LIU Fangbin2, LUO Jichun1

        (1.Longmay Mining Holding Group Co., Ltd., Harbin, Heilongjiang 150090, China;2. CCTEG Coal Industry Planning Insistute, Xicheng, Beijing 100120, China)

        Abstract The coal industry is facing a new era and new normal of industry development, realizing the high-quality transformation and development of coal enterprises is a new and higher requirement put forward by the goals of carbon peak and carbon neutrality. By establishing the evolutionary game model between the traditional and comprehensive energy development mode of coal enterprises, it was concluded that the expected income of the comprehensive energy development mode was significantly higher than that of the traditional energy development mode; the high-quality transformation and development mode and its application practice of Longmay Mining Holding Group were studied, the results showed that the high-quality transformation and development of coal enterprises was conducive to alleviate the pressure of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promote the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of regional economy, and had significant energy-saving,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nd social benefits.

        Key words Longmay Mining Holding Group; coal enterprise; high-quality transformation and development; comprehensive energy development mode; evolutionary game model

        中圖分類號 TD-9

        文獻標志碼 A

        移動掃碼閱讀

        引用格式:吳明有,劉芳彬,羅吉春. 龍煤集團高質量轉型發展研究與實踐[J]. 中國煤炭,2021,47(11):14-20. doi:10.19880/j.cnki.ccm.2021.11.003

        WU Mingyou, LIU Fangbin, LUO Jichun.Research and practice of high-quality transformation and development in Longmay Mining Holding Group[J]. China Coal, 2021,47(11):14-20. doi:10.19880/j.cnki.ccm.2021.11.003

        作者簡介:吳明有(1967-),男,漢族,安徽利辛人,博士,高級工程師,現就職于龍煤礦業控股集團,主要從事轉型發展方面的工作。E-mail:wumingyou@163.com

        (責任編輯 郭東芝)

        體育下注app-網上體育投注平臺-im體育平臺App-官網推薦? 在线观看免费A∨网站,A毛片毛片看免费,免费A片在线观看,在线A毛片免费视频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