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end id="mskac"><i id="mskac"></i></legend>
<strong id="mskac"></strong>

    1. <legend id="mskac"></legend>
      <span id="mskac"><output id="mskac"></output></span>
    2. <legend id="mskac"><i id="mskac"></i></legend>

      <ruby id="mskac"><i id="mskac"></i></ruby>
    3. <ol id="mskac"><output id="mskac"></output></ol>
        • (010)84657853 84658665 84657900
        • mt@zgmt.com.cn
        • 北京市朝陽區芍藥居35號中煤信息大廈(100029)

        經濟管理

        山西省“十四五”煤炭消費總量控制目標與對策研究

        秦 艷1 ,王東燕1, 楊美艷1,袁 進2,李 瑩1

        (1.山西科城環保產業協同創新研究院,山西省太原市,030006;2.太原理工大學,山西省太原市,030024)

        摘 要 山西省作為我國重要的能源生產基地和煤炭消費大省,環境空氣質量改善和碳減排壓力高于全國,需深化能源革命、嚴控煤炭消費。從碳達峰、環境空氣質量改善的角度,利用情景分析法探討山西省煤炭消費中長期目標。研究表明,碳達峰和環境空氣質量改善雙目標協同下,山西省2025年煤炭消費總量需控制在3.2億~3.4億t?!笆奈濉逼陂g,加快產業調整力度及深度,促進能源生產系統性變革,緊抓重點行業綠色低碳轉型是控煤關鍵;同時兼顧煤炭消費減量與經濟增長、應對氣候變化、環境空氣質量改善協同作用,科學合理確定全省減煤目標,對11市實施差異化管控,并完善市場化調控機制,強化體制機制和保障能力建設,推動減煤工作有效開展。

        關鍵詞 山西??;“十四五”規劃;煤炭消費總量控制;碳達峰;環境空氣質量

        山西省作為全國重要的能源基地,基于煤炭工業的發展,形成了以煤為主的產業結構和能源消費結構。近年來,山西省努力推動轉型發展,但全省經濟社會發展與煤炭生產及消費關聯依然密切?!笆濉币詠?,國家煤炭消費總量控制要求逐步趨嚴,山西省11市中有8個被先后納入全國煤炭消費總量控制重點地區。2019年,山西省煤炭消費量占全國比重約為9%,而GDP則不到全國的2%,萬元GDP煤耗是全國平均值的4倍,單位面積煤耗是全國的5倍。

        隨著碳達峰碳中和目標的提出,“十四五”期間我國將嚴控煤炭消費增長,“十五五”時期逐步減少??刂泼禾肯M總量,優化能源消費結構,成為山西省高質量轉型發展和碳達峰目標、碳中和愿景實現的關鍵。筆者及其研究團隊對山西省“十四五”煤炭消費總量控制目標和政策開展研究,探討碳達峰、環境空氣質量改善雙目標約束下山西省煤炭消費目標,總結山西省煤炭消費總量控制面臨的問題,提出減煤路徑及政策建議。

        1 山西省煤炭消費基本特征

        1.1 煤炭消費變化趨勢

        山西省煤炭消費量在全國排名第三,僅次于內蒙古自治區、山東省[1-2]。 2015-2019年,山西省煤炭消費量由2.85億t增長至3.49億t,累計增長6391萬t,漲幅達22.5%;占全國煤炭消費總量的比重由7.18%增長至8.90%,呈現“總量、比重齊增”特征。2010-2019年山西省煤炭消費情況如圖1所示。按照2015-2019年增長趨勢判斷,2020年山西省煤炭消費量預計接近3.6億t。

        數據來源:國家統計年鑒、山西統計年鑒
        圖1 2010-2019年山西省煤炭消費情況

        電力、煉焦是山西省煤炭消費的主要行業。2019年,山西省電力、煉焦、鋼鐵、煤炭、化工、有色、建材行業的煤炭消費量分別占全省煤炭消費總量的40%、35%、6%、6%、4%、4%、2%,其中電力用煤、煉焦用煤合計占比達75%。全省煤炭消費逐步向電力行業集中,電力用煤占比由2015年的32%提升至2019年的40%[1]。

        汾渭平原四市(晉中、呂梁、臨汾、運城)是煤炭消費重點區域。依據山西省各市主要耗煤行業生產情況估算,2019年,汾渭平原四市煤炭消費約占49%;京津冀周邊地區四市(太原、長治、晉城、陽泉)約占31%;晉北三市(大同、忻州、朔州)約占20%。

        1.2 煤炭消費增長原因

        “十三五”期間,山西省及重點控煤區域通過壓減過剩產能、淘汰落后產能、淘汰燃煤鍋爐、實施清潔取暖改造等推動減煤工作開展,取得一定成效,但大部分城市在過去5年中煤炭消費量不降反增。主要原因包括以下幾個方面。

        (1)經濟發展與煤炭消費仍未脫鉤。電力、煉焦、鋼鐵、煤炭、化工、有色、建材等七大主要耗煤行業仍是山西省支柱產業,對全省經濟貢獻的比重仍保持在28%左右。2015-2019年,山西省GDP增速由3%逐步恢復至6%~7%,煤炭消費增速由-11%反彈至6%左右,山西省GDP增速與煤炭消費增速見圖2。重點區域經濟增幅更為明顯,如呂梁、臨汾、運城GDP增速分別由2015年的-4.7%、0.3%、1.8%增長至2019年的5.7%、6%、6.4%[1]。在戰略新興產業尚未具備支撐能力、經濟發展對耗煤產業依賴依舊存在的現實情況下,經濟增長必然帶動煤炭消費需求增加。

        數據來源:山西統計年鑒、山西省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
        圖2 山西省GDP增速與煤炭消費增速

        (2)能源外送需求的增長。山西省是全國重要的煤炭、焦炭、煤電生產基地,在保證本省經濟社會發展能源需求的同時,為國家能源安全提供有效保障。2019年,山西省約58%的煤炭、79%的焦炭和30%的煤電用于外調,較2015年分別上升2%、30%和38%。因此,山西省每年約有三分之一的煤炭消費用于外輸電力和焦炭生產,“十三五”期間外送需求的增加進一步增加全省減煤壓力。

        (3)可再生能源尚未滿足新增用能需求。2015—2020年,山西省可再生能源發展迅速,其中風電裝機規模累計增長2倍,光伏裝機規模累計增長10.5倍,全省可再生能源裝機比重從14.7%增長至33.8%,可再生能源發電量比重從5.6%增長至11.0%,但仍無法滿足全省新增用能需求。能源消費結構仍以煤炭為主,2020年,煤炭占一次能源消費的比重仍高達80%以上,高出全國平均水平20余個百分點。

        2 山西“十四五”煤控目標預測

        “十四五”期間,面對經濟、能源、環境和氣候領域的多重要求,山西能源發展和轉型也將面臨新形勢與新要求。本研究分別從碳達峰約束和環境空氣質量約束2個維度[3-4],設置多情景推斷山西省2025年煤炭消費總量控制目標。

        2.1 碳達峰約束下的目標預測

        據《中國能源統計年鑒2018》數據核算可知:2017年,山西省能源消費二氧化碳排放總量位居全國第七;人均碳排放量為13.2 t/人,萬元單位GDP(現價)碳排放強度為3.1 t/萬元,均位居全國第四。綜合考慮山西省以煤為主的產業結構、能源消費結構、經濟發展剛性需求和全國能源供應安全保障支撐定位,設置不同的達峰情景[5-6]。

        (1)基準情景。以山西省能源發展“十三五”規劃為基礎,按照現有的發展速度和方式,趨勢外推,2030年前不考慮達峰。

        (2)煤控情景。產業結構相對低煤化,非化石能源、天然氣消費比例較快上升,煤炭消費增長幅度逐年下降,爭取2028年左右實現碳達峰。

        (3)強化煤控情景。能源供應快速清潔化,能源利用效率大幅提升,煤炭消費逐年遞減,爭取2025年左右實現碳達峰[7]。

        能源消費碳排放與全省經濟發展規模、發展速度、一次能源結構、能耗強度等關鍵因素相關,本研究采取自上而下分析預測碳排放約束下“十四五”期間山西省煤炭消費變動情況,如圖3所示。關鍵參數見表1。

        表1 不同情景參數設置

        年份情景經濟增速/%煤炭占比/%石油占比/%天然氣占比/%非化石能源占比/%能耗強度/(t標準煤·萬元-1)2020年基準情景3.00826.05.07.01.10煤控情景3.00826.05.07.01.10強化煤控情景3.00826.05.07.01.102021-2025年基準情景5.50~6.30785.56.010.50.97煤控情景5.50~6.00755.06.513.50.95強化煤控情景5.50~5.80715.07.017.00.952026-2030年基準情景6.00~6.24735.07.015.00.85煤控情景5.80~5.96654.58.522.00.80強化煤控情景5.50~5.74604.58.527.00.79

        圖3 山西省能源消費二氧化碳預測方法

        結果表明:基準情景下,山西省二氧化碳排放呈持續增長趨勢,2030年碳排放量約6億t;煤控情景下,二氧化碳排放在“十四五”期間出現小幅增長,預計將在2028年達峰,峰值為5億t;強化煤控情景下,“十四五”期間,二氧化碳排放基本保持穩定,約4.8億t,“十五五”期間,二氧化碳排放量逐年下降,如圖4所示。

        圖4 不同情景下二氧化碳排放量預判(未包含電力調出蘊含碳排放)

        據統計,2020年,山西省調出電力總計1 053億kW·h,按發電煤耗300 g標準煤/(kW·h)估算,消耗煤炭3 159萬t,產生二氧化碳排放0.84億t。依據山西省現有外送電通道能力和規劃情況,考慮新增外送電通道新能源電量占比不低于50%的要求,預計2025年山西外送煤電量將達到1 500億kW·h,按照發電煤耗290 g標準煤/(kW·h)估算,消耗煤炭4 350萬t,預計產生二氧化碳排放約1.15億t。

        若“十五五”新增外送電量由新能源提供,則基準情景下,2030年碳排放量約7億t;煤控情景下,2028年碳排放峰值將為6.2億t,強化煤控情景下,碳排放峰值約為5.8億t。

        基準情景下,山西省全社會煤炭消費量仍將保持增長趨勢,2025年煤炭消費量約為3.9億t;煤控情景下,山西省煤炭消費量呈穩定狀態后緩慢下降,2025年煤炭消費量約為3.6億t;強化煤控情景下,山西省煤炭消費量自2020年起開始下降,2025年煤炭消費量約為3.4億t,如圖5所示。

        圖5 不同情景下山西省煤炭消費量

        2.2 環境空氣質量約束下的目標預測

        2020年,生態環境部通報全國重點城市空氣質量排名后20位,山西省5個城市上榜[8]。與全國對比,2020年山西省優良天數比例低于全國15.1%;主要污染物PM2.5、PM10、SO2、NO2、O3濃度分別高出全國平均濃度11、27、9、11、31 μg/m3,超出比例分別為33%、48%、90%、46%和22%[8-9]。SO2、NOx濃度已達環境空氣質量二級標準,但PM10、PM2.5則相差甚遠。

        “十三五”期間,山西省環保治理要求趨嚴,重點行業末端治理水平均得到大幅提升,其中煤電全部完成超低排放改造,焦化、化工、水泥行業達到特別排放限值標準,鋼鐵行業啟動超低排放改造。根據政策要求,“十四五”期間,山西鋼鐵和焦化行業將分別完成和啟動超低排放改造。筆者認為,山西PM2.5問題還未徹底得到解決,仍將是未來大氣污染防治主要目標之一,且末端治理空間減小,治理邊際成本增加[10-12]。結合山西環境治理現狀、潛力及需求,可考慮設置2個情景。

        (1)基準情景。2030年,山西省PM2.5濃度實現達標,2025年PM2.5年均濃度控制在40 μg/m3左右,比2020年下降15%左右,較2019年下降17%左右。2025年山西省一次顆粒物、SO2、NOx排放總量需分別較2020年累計下降23%、20%、20%左右。

        (2)煤控情景。2025-2030年山西省PM2.5濃度實現達標,2025年PM2.5年均濃度控制在38 μg/m3左右,比2020年下降17%左右,比2019年下降21%左右。2025年山西省一次顆粒物、SO2、NOx排放總量需分別較2020年累計下降31%、27%、27%左右。

        參照相關研究[10],以PM2.5為約束,建立污染排放與環境空氣質量之間的定量相應關系,獲取不同情景下全省主要大氣污染物的削減比例。同時充分考慮重點行業環境治理技術進步、污染物排放達標要求、行業發展規模和行業耗煤水平,獲取未來山西省大氣污染物排放總量。通過自上而下與自下而上相結合的方式,獲取滿足不同情景要求下的煤炭消費總量控制目標。環境空氣質量約束下的山西省煤控目標預測方法如圖6所示。

        圖6 環境空氣質量約束下的山西省煤控目標預測方法

        研究表明:2025年,基準情景下山西省煤炭消費總量需控制在3.4億t,煤控情景下應控制在3.2億t;2030年,基準情景下山西省煤炭消費總量控制在3.0億t,煤控情景下控制在2.9億t。

        2.3 碳達峰與環境空氣質量約束協同下的目標

        經測算,若山西省爭取能源消費碳排放于2025-2028年左右達峰,則煤炭消費總量預計為3.4億~3.6億t;若爭取PM2.5于2025-2030年中期達標或2030年達標,則煤炭消費總量預計為3.2億~3.4億t,見表2。

        表2 雙目標協同下的2025年山西省煤控目標 億t

        類型基準情景煤控情景強化煤控情景碳達峰約束目標3.93.63.4環境空氣質量約束目標3.43.2-協同目標3.2~3.4

        結合山西省煤炭消費現狀,綜合考慮碳達峰和環境空氣質量改善需求,雙目標協同下山西省2025年煤炭消費總量控制在3.2億~3.4億t。若按照3.4億t的目標,山西省“十四五”期間需累計壓減煤炭消費約2 000萬t,降幅約5.56%。

        3 山西省“十四五”減煤路徑及建議

        3.1 關鍵減煤路徑

        “雙碳”目標和環境空氣質量改善需求下,山西省既要保持推動產業結構和能源結構轉型的戰略定力,也要考慮全省經濟穩步增長和能源產業平穩過度的現實要求,需以產業結構優化為根本,節能提效為重點,能源轉型為突破,有效控制煤炭消費總量。

        (1)以低碳發展為引領,加快產業調整力度及深度。重點聚焦“轉型出雛型”目標,充分利用山西省在黃河流域高質量發展、京津冀協同發展、環渤海地區合作發展等國家重大戰略中的作用,在新能源、新材料、節能環保、現代醫藥和大健康、現代文旅等具備基礎的產業尋求突破。同時嚴格控制高耗能高排放產業新增產能,加快產業結構轉型升級,促進結構性減煤。

        (2)以能效提升為重點,緊抓基礎行業綠色低碳轉型?!笆濉逼陂g, 山西省單位 GDP 能耗持續降低,但仍遠高于全國平均水平,能效水平在全國排名倒數第五,煤電、鋼鐵、氧化鋁等行業單位產品能耗均高于全國平均水平。建議通過信息化改造和引入循環經濟生產模式,加大對傳統產業的全面改造,實現節能提效,確保鋼鐵、水泥、化工、建材等行業率先實現煤炭消費和能源消費碳排放達峰。

        (3)以能源結構優化為突破,促進能源生產系統性變革。解決制約可再生能源開發建設的問題,推進可再生能源與其他產業融合發展、促進大規模集中利用與分布式生產、就地消納有機結合;發揮山西省煤層氣優勢,突破非常規天然氣開發技術瓶頸和解決市場消納問題,建設國家非常規天然氣基地;加大氫能制儲技術創新力度,以焦爐煤氣制氫為基礎,以可再生能源制氫為導向,逐步發展氫能產業。

        3.2 減煤政策建議

        山西省處于經濟高質量轉型發展的關鍵期,需同時兼顧經濟增長與煤炭消費減量的關系,實現煤炭消費減量與應對氣候變化、環境空氣質量改善協同作用[13]。

        (1)強化頂層設計,將碳達峰和環境空氣質量改善要求作為減煤目標的強約束,科學合理地確定山西省減煤目標。建議2025年山西省煤炭消費總量控制在3.4億t以內,煤炭占一次能源消費的比重爭取下降10%左右。針對重點耗煤行業,2025年煤電裝機控制在7 500萬kW左右,焦化產能控制在1.1億~1.2億t/a。

        (2)實施區域差異化管控,提高煤炭減量替代精準性和有效性。建議“十四五”期間,將全省11市分為3個層次:太原、晉中、臨汾、長治、呂梁5市分為一類,執行較高減煤目標;陽泉、晉城、運城3市分為一類,執行中等減煤目標;大同、朔州、忻州3市分為一類,執行相對較低的減煤目標;同時鼓勵有條件的地區制定更嚴格的減量目標。

        (3)充分發揮市場調節作用,建立和完善市場化的調控機制。在能源消費總量控制和煤炭消費總量控制的前提下,按照相關標準,為重點耗煤行業和企業制定合理的用能、用煤標準和配額,科學設計符合山西省實際、具有山西省特點的用能權、用煤權等交易制度,做好用能和用煤指標與碳排放配額在履約方面的銜接[14]。

        (4)強化煤炭消費總量控制的政策和體制機制建設、保障能力。切實加強對煤炭消費總量控制工作的組織領導,對各地區煤控工作開展指導、能力建設和監督;建議制定《山西省用煤項目減量替代辦法》,細化用煤項目管理,強化用煤項目審批的約束力;制定更為嚴格的產能控制政策和能源資源利用標準,嚴控高耗煤高排放行業發展;實施差別化電價、財稅支持、煤炭價格機制、煤層氣、供熱價格機制、金融等經濟政策,鼓勵實施煤炭消費壓減。

        參考文獻:

        [1] 山西省統計局. 山西統計年鑒[M].北京:中國統計出版社,2011-2020.

        [2] 國家統計局. 中國統計年鑒[M].北京:中國統計出版社,2011-2020.

        [3] 清華大學.典型城市空氣質量達標及碳排放達峰路徑研究報告[R].北京:能源基金會,2020.

        [4] 王燦,鄧紅梅,郭凱迪,等.溫室氣體和空氣污染物協同治理研究展望[J].中國環境管理,2020,12(4):5-12.

        [5] 徐國政. 碳約束下中國能源消費結構優化研究[D].北京:中國礦業大學(北京),2016.

        [6] 曲劍午. 碳排放約束下的中國煤炭總量控制目標研究[D].北京:中國礦業大學(北京),2012.

        [7] Taryn Fransen, Eliza Northrop, 于洋. 氣候行動:各國應在2020年前加強貢獻力度[R].上海:第一財經研究院,2017.

        [8] 生態環境部.生態環境部通報2020年12月和1-12月全國地表水、環境空氣質量狀況[EB/OL].(2021-01-15)[2021-03-30].http://www.mee.gov.cn/xxgk2018/xxgk/xxgk15/202101/t20210115_817499.html

        [9] 山西省生態環境廳.2020年12月山西省環境空氣質量月報[EB/OL].(2021-01-19)[2021-03-30].https://sthjt.shanxi.gov.cn/kqyuebao/105262. jhtml

        [10] 張保留. 大氣污染約束下的煤炭消費布局優化研究[D].北京:中國環境科學研究院,2015.

        [11] 余江,張鳳青.煤炭消費對中國PM2.5污染影響的實證分析[J].生態經濟,2016,32(7):163-167.

        [12] 羅宏,張保留,呂連宏,等.基于大氣污染控制的中國煤炭消費總量控制方案初步研究[J].氣候變化研究進展,2016,12(3):172-178.

        [13] 劉曉龍,葛琴,姜玲玲,等.中國煤炭消費總量控制路徑的思考[J].中國人口·資源與環境,2019,29(10):160-166.

        [14] 李全生.碳中和目標下我國能源轉型路徑探討[J].中國煤炭,2021,47(8):1-7.

        Discussion on the goals and countermeasures of total coal consumption control in Shanxi during the 14th Five-Year Plan

        QIN Yan1, WANG Dongyan1, YANG Meiyan1, YUAN Jin2, LI Ying1

        (1. Shanxi Coshare Environment Production Industry Collaborative Innovation Research Institute,Taiyuan, Shanxi 030006, China;2. Taiyuan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Taiyuan, Shanxi 030024, China)

        Abstract As a key energy production base and intensive coal consumption province in China, Shanxi faces higher pressure than other provinces in improving air quality and carbon emission reduction, and has to further the reform of energy revolution and control total coal consumption. In the perspectives of peaking CO2 emission and ambient air quality improvement, the goals of the coal consumption of Shanxi in both medium and long terms are discussed by using scenario analysis. The research suggests that the total coal consumption of Shanxi should be controlled between 320 million to 340 million tons in 2025 under cooperative multi-goal of peaking CO2 emission and ambient air quality improvement. In 14th Five-Year Plan, it is essential to accelerate the intensity and depth of industrial adjustment, further the reform of the energy system and promote green low-carbon transition of key industries so as to control coal consumption. On the basis of the synergy relations between coal consumption reduction and economic growth, climate change and ambient air quality improvement, Shanxi should set a reasonable coal reduction goal, implement differentiated management and control for 11 cities, improve market-oriented regulation mechanism, strengthen institutional mechanisms and supporting capacity building so as to promote the coal reduction effectively.

        Key words Shanxi; 14th Five-Year Plan; total coal consumption control; carbon peak; ambient air quality

        中圖分類號 TD-907

        文獻標志碼 A

        移動掃碼閱讀

        引用格式:秦艷,王東燕, 楊美艷,等. 山西省“十四五”煤炭消費總量控制對策探討[J]. 中國煤炭,2021,47(9):41-47. doi: 10.19880/j.cnki.ccm.2021.09.006.

        QIN Yan, WANG Dongyan, YANG Meiyan, et al. Discussion on the goals and countermeasures of total coal consumption control in Shanxi during the 14th Five-Year Plan [J]. China Coal, 2021, 47(9):41-47. doi: 10.19880/j.cnki.ccm.2021.09.006.

        作者簡介:秦艷(1982-),女,漢族,湖南益陽人,碩士研究生,高級工程師,主要從事能源與應對氣候變化政策研究。E-mail:yellowriver09@sina.com

        通訊作者:袁進(1967-),男,漢族,河北滿城人,工學博士,教授,主要從事環境規劃與政策、能源與應對氣候變化政策研究。E-mail:yuan66.vip@sina.com

        (責任編輯 郭東芝)

        體育下注app-網上體育投注平臺-im體育平臺App-官網推薦? 在线观看免费A∨网站,A毛片毛片看免费,免费A片在线观看,在线A毛片免费视频观看